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七寻秘境
  叶天正盘坐在房间中修炼,顿感心头一股压抑之劲,他仿佛看到了远处忽黑云袭来,阴风大作。
  叶天止住修炼收拢起心神来,立刻出了房间,只见入目之处一片怪异景象。
  屋外阴风大作,西边的天边忽然出现了一股异象,原本一览无余的天空中,现在在空中破了个空洞一般,那天际的空洞之处,形状也是在不停的变化着,甚是诡异。
  更让叶天感到诧异的是,周围的人似乎并没有人发现此时的异样,这等景象似乎只有自己方才能看得清楚。
  叶天当即不再多想,手指捏个决子,宝剑从袖袍中飞出,立刻御剑飞行前往异象之处。
  飞剑如白鲟过隙,不过片刻的功夫,叶天就赶到了黑洞附近。
  正当叶天远远的观察着这黑洞之时,耳边兀的出现了一道空灵的声音:“你终于来了!”
  即是叶天有所警觉,他还是未能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被一阵强大的力量吸入黑洞。
  一阵眩晕跟麻木之感过后,叶天睁开眼,只见他此时正处在一座山顶上。
  叶天修炼多年,已经甚少能吃到这样的亏了,待他将神识扩散出去,不想这座山竟然是修行圣地,灵力充沛的很。
  难道说,黑洞带他来的并非绝境,而是奇境?
  那奇怪的声音究竟是因何缘故要引领他来到此地,究竟有何深意,他现在也一时难以想得通。
  不过回想起刚才那个黑洞的景象,叶天猜测,定是有什么大神通之辈在那里施法,准备破开这个世界的结界进来,这才形成的黑洞。
  不过他如今的实力已算是登峰造极,这种灵力充沛的奇境之地根本倒是用不上多少了,所以修炼不急于这一时。
  不过他刚刚提起身上的灵力来,竟是发现浑身的筋骨跟灵力仿佛被什么无形之力给困住了一般,有着强大的阻力来阻止自己去运用自如。
  想来这个世界是有一种无形的的压制跟法则,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叶天阅历万千,历经风雨,这等情况也是遇上多次,如今也是见怪不怪了。
  当他瞥见山下有一处乡镇,就连忙下了山,问了人才知晓了这世界的一些大概的情况。
  这世界跟普通的修仙之境没有什么不同,区别就在于此界有着数量庞大的奇珍妖兽,这些妖兽皆是拥有灵智之辈,自身能够修炼各种功法。
  不过这些妖兽,都是各自隐藏在这世界中大大小小的秘境里。
  这些秘境,并非是这些妖兽的老巢,而是许多域外高人千万年前遗留下来的,每一个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变化,。
  刚才叶天降临的高山,名为仙泽山,倒也算上时一处修炼的好地方。
  镇上的人说,这里面住着神鸟,只要有实力,就可以把神鸟收为自己的坐骑。
  神鸟名为毕方鸟,只有这样一只,前前后后来了不少人想要收服它,可是都没有成功,近来去的人少了,想必是放弃了。
  “毕方鸟……”
  叶天默念了一句口诀,只见他身形一晃,又重新回到了方才他所醒来的那座山上。
  少顷,仙泽山金光乍现,那毕方鸟长鸣一声,竟是被叶天收入识海当中。
  此景一出,山下的那些见闻者皆是惊讶非凡,没想到那神鸟竟是就这般给人给收服了!
  却不知是叶天这个域外之人,原本就是大神通之辈,即是在这个世界修为被压制,能够施展的出来实力有限,也是能够在此呼风唤雨。
  ……
  叶天收拢其浑身的气息,化成了凡人模样,在不远处的一个小镇小住了几天,顺道了解了一下此界的风土人情。
  不过原本清静的小镇,今日倒是热闹了许多,叶天虽然在这小镇不过数日,但是已经将周遭的一切默念在识海之中,眼见这街上的众人,显然有许多人并非这小镇或是周围村庄的人。
  不止如此,这群人还夹杂了许多修行之人。而且这人来自天南地北,说话口音都是有些不同。
  其中还有不少人身上穿着的衣物是一样的,其各自手中皆是握着配剑,观其实力境界,倒也并非是泛泛之辈。
  “这是什么门派的门人,今日是因为何故来到此地?”
  叶天想来也是觉得有些诧异,不过根据自己先前的经历,想来此地应该是出了异宝之类的东西,引来众多修行之人角逐。
  叶天在一小摊前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碗凉茶,旁边另外一桌人的谈话声传进叶天的耳朵里。
  “师兄,七寻秘境马上就要开启了,咱们能赶上吗?”
  “放心吧,定能赶得上,各大宗门的高手都还在这儿呢!”
  “这里的高手众多,做事儿都小心些,很多都是我们惹不起的门派。”
  “明白了师兄。”
  “七寻秘境……”
  叶天心神一动,这七寻秘境,通他这几日在小镇上的了解,他倒是知道一些情况的。
  在太阳落下的地方有一秘境,名为七寻秘境。在多年前,一位名为七寻的强者所发现。
  七寻当时的实力,在这整个世界,算得上佼佼者,当世之修行者,能与他匹敌之人少之又少。
  可惜,这样一位强者,存于世间并不长久。七寻最巅峰的时候,就快飞升成神了。
  就在突破最后一步的时候,突然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引入秘境。这秘境便是七寻秘境。
  这七寻秘境早在数万年前就存在了,七寻是第一个发现者,世人这才用七寻命名。
  七寻进入秘境之后,便消失了。
  有人说,已经是飞升了。也有人说,死在秘境中了。这两者都有原因的。
  但随后,外面就流传出不少关于这秘境的传闻传说。
  这秘境中,有着最为稀少的灵药宝器,对于修行来说,具有奇妙益处。
  很多灵药和宝器可以让你少努力个一两年,再有的,可以直接突破一个小境界。
  在这七寻秘境中,若是得了这些灵药,境界难免升的快,直接飞升也未尝不是不可能之事,所以说起飞仙的说话也是有些根据的。
  只不过这七寻秘境中的灵药宝器也不是那么好得的罢了。
  灵药宝器所在之处,必定会有凶险机关,要么就是上古凶兽把手。寻宝探秘者即便是在再神通广大,但是遇上诸多凶险,却也会出现置身在其中而不能脱身的情况,最终为秘境内凶兽机关给杀害了的下场也是频有发生。
  随着时间推移,世间有各种关于七寻秘境的传说,个个都有讲里面的吸引之处。
  许多人豁出命都想进这七寻秘境,不单单是因为有灵药宝器,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其中有着提升境界的王者传承。
  起初,整个大陆各国强者蜂拥而至,只为了能得道这王者传承。
  可惜的事,大多数人在七寻秘境的第十层就往前不了了。
  这七寻秘境,从入口进入之后,入目便是一座高塔,总共有四十九层高。每一层是一个小世界,要获得一层中的宝物那就得通关。
  越往上奖励越高,也就越危险,传说中的王者传承就在四十九层。不过却是很少人能到达高层,现在的记录是第十层,目前只有一位到达。
  四十九层那是遥不可及的地方。
  据他所说,第十层特别的凶险,完全是死里逃生。但是,他拿到的东西,直接让他突破了一个大境界,两个小境界,
  故而哪怕世人明知其凶险,也依旧会有人不断前去探秘尝试。
  但现实却是,在这长达数千年时间内,每一次七寻秘境的开启,都会吸引无数人蜂拥而至,可最终能拿到好东西且安然无恙活着归来之人,却是少之又少。
  更不要说,这七寻秘境每次开启时间也不稳定,无疑也为修士们想要提前做好准备平添障碍。
  上一次七寻秘境的开启,还是在五十年前,开启征兆时间极短,允许进入的时间更快,稍有迟疑就会错过最佳进入时机。故而这七寻秘境的每一次开启,都非常难得。
  至于这一次,难得七寻秘境开启的预兆再次出现了,那些盼着秘境重启开放的人,自是不会放过的。
  对于这些人而言,那一旦成功归来所带来巨大收益的诱惑,完全可以使其忽略其中风险,他们根本不在乎也从未想过,自己最终的结果,会和曾经无数先贤一样,陨落其中。
  收回思绪,叶天暗自琢磨了一番。他现在的实力,即便是被空间法则所压制,也是可以傲世天下,不说称霸此界的第一,但也能称得上佼佼者了。
  这七寻秘境到底有多少凶兽机关,叶天并不在乎,他只关心,这秘境之中的秘密,究竟能不能帮助她破解这世界的空间法则,或是找到吸引他前来此地的那份机缘。
  无论是哪一种,都值得他前往其中,一探究竟。
  “店家,店家。”叶天起身,喊那忙碌的摊主过来。
  “这位官爷有什么事儿?”那摊主面相年轻,看着年纪不大,却极有眼色,虽然只有一个人,却把这摊位上数位茶客都照顾的井井有条。
  “你可知道,想去七寻秘境,该往哪走?”叶天先前就看到,其他茶客向这摊主询问七旬秘境相关之事,好像这摊主知道挺多关于七寻秘境之事。
  “唔?”
  这小摊主眉头一挑,望了眼叶天,心道这人真有意思,其他人顶多打听打听七旬秘境的传闻趣事,看看自己能否从中获得什么关于七寻秘境的情报资料,谁会问秘境所在?现在还有人不知道吗?这是哪来的傻子,一上来就问七旬秘境所在的?
  不过也好,越是如此,越有油水可捞。
  “当然知道,只是……”小摊主搓了搓手指,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叶天淡淡一笑,心知肚明,抬手就是一片金叶子放置于那桌上,推向这摊主。
  明晃晃的金叶子,让这小摊主顿时眼神炙热,笑容谄媚。
  “官爷您有什么想问尽管问,我虽然修行低微,但好歹也是在这镇上了许久营生之人,往来修士总归都会来我这落脚歇息一二,听闻见闻知道的也算不少。”小摊主的一双眼睛都全落在那金叶子上,态度自然也是与先前有了天壤之别。
  “这七寻秘境具体在何处?”叶天开口,问题不变,还是只有这一个。
  其他人或许都知道七寻秘境所在,但叶天到底还是一个初来乍到之人,别人以为是常识必知的事,反而是叶天最不可能知道的。
  “客官您要问这事儿啊,那您可真是问对人了。”小摊主再次笑了起来,看着那金叶子的目光,已然像是自己囊中之物。他微微侧头,偻身斜着指了指了自己侧后方向,这才补充道:“您只需离了镇子往西走,过了后面那片沙漠,有一个叫七寻山的地方,到了那,就离所谓的七寻秘境相差无几了,至于具体位置,那则需要您自己判断。”
  叶天也不意外对方说的含糊,他本就只需要一个方向。
  “多谢了。”
  放下金叶子,叶天就转身离去。
  那摊主立即抓走金叶子,眉开眼笑,转头,望着叶天的背影,露出一抹不屑之情,轻哼了一声。
  在这摆摊多年,他也算见过无数窥视七寻秘境的修行者,其中不乏出手阔绰的豪迈之人,但像叶天这边只是指个方向就给一片金叶子的,还是寥寥无几。
  可惜了,这样的修士,往往都是自不量力之辈,有去无回。
  在他看来,如叶天这般,估摸也就是不知哪里的世家纨绔子弟,仗着家族宗门底蕴,修为境界攀升极快,从小到大都被封为天之骄子,故而认不清自己,总觉得自己来这七寻秘境,对其中宝物机缘都是手到擒来,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这样的人,这些年见得少了吗?
  殊不知,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是他所见到最好的结局了。
  归根结底,还是手里这金叶子最为实在!
  小摊主小心翼翼收起金叶子,不再去想叶天。
  他却不知道,叶天虽然背对着他已经走远,却对他的一切神态变化了如指掌。
  对这等小人物,叶天自是不会放在心上,他以为自己落得实实在在的好处,故而嘲讽叶天,殊却不知,他最心心念看重的那金叶子,也不过是叶天随手幻化而出,绝非实物,一旦叶天离开这个世界,法术即刻就会失效,到头来,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实际上,出了镇子,在向西走,凶险就已经开始了,绝非那摊主说的那般好似寻常行路一样简单。
  要去七旬秘境,就要进忙蛮吉沙漠,蛮吉沙漠乃是第一凶险沙漠,直径不大,却最为凶险。
  可谓是危机四伏,绝不简单。
  对沙漠没有一定了解的人,别说找到七寻秘境,能否很容易活着穿过这片沙漠都尤为可知,沙漠中那森森白骨,就是证明。
  好在叶天前不久收了一只毕方鸟,现在已经是他的坐骑。
  毕方鸟价值万金,在这里可是个稀罕物件。
  之前一直放在识海中,没有大作用,眼下就是发挥毕方鸟用处的地方。
  叶天捏了个指决,额头毕方鸟的印记显现出来,金色的图案眨眼就消失了。
  随后出现在叶天面前一只体型巨大的金色毕方鸟,上面坐个百来人完全不成问题。
  毕方鸟温顺的低下头,好像在求主人摸摸头一样。叶天随之伸出手,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两下。毕方鸟竟然露出非常享受的表情。
  若是这一幕被旁人看见定会惊讶不已,不过对于叶天来说,见惯了各种各样的神兽,这些都是有灵智,能够感应到强者的气息,这毕方鸟自是不在话下,所以对叶天也是十分的温顺听话。
  毕方鸟这一族在上万年前就存在,金色的毕方鸟更是罕见,同时,最为凶险,实力也是最高的。
  随随便便一只毕方鸟可战上万练气境界中期之人。甚至有些毕方鸟的境界,已经是达到了仙人的境界。
  叶天拥有这样一只毕方鸟,可想而知,他的实力到达了多么恐怖的境界。
  毕方鸟恭敬的蹲下,叶天一跃而上。
  金色的毕方鸟长鸣一声,直充九天速度极快。许多人好奇的往这个方向看过来,也只见得金色的光晕一闪而过。
  按照这个速度,约摸半天就找到七寻秘境的入口所在。
  只是,在叶天经过蛮吉沙漠的时候,却被一个意外打乱了计划。
  就在这沙漠某处,竟是有一群修士直接动起手来,场面一片狼藉,胡乱不堪,经过的叶天自然懒得搭理这类小事,只是途径其上方时,耳边毕方鸟一声长鸣,紧接着一下子往旁边躲了一下,使得坐在其背静坐的叶天身形微动。
  叶天拍了拍坐下比方鸟,安抚其心。
  原本毕方鸟的飞行是十分平稳的,刚才这一下,很不寻常。
  毕方鸟已经成功被叶天收服,成了叶天的坐骑。万物皆有灵,所以毕方鸟可以和叶天相通的。
  “刚才有一只暗箭射来,固才惊扰到了主人。”比方鸟生怕此番惊动叶天,惹得主人不悦,连声解释。
  “恐怕不止是暗箭那么简单。”叶天不以为然,比方鸟何等存在,下面那些乱斗之中的修士,放眼望去皆无一人可看,境界悉疏平常,真若有暗箭惊扰路过比方鸟这等修为境界,焉能只是巧合?
  看向下面的蛮吉沙漠,叶天面上有些不善之色。
  其实仔细思索,这暗箭于他和比方鸟来说,不过如同蝼蚁撕咬大象的力度,根本连皮毛都伤不到他分毫,但若有人刻意为之,于眼下这等情况,就无法置之不理了。
  叶天也想知道,下面这些修行之人中,到底是谁有如此胆识,暗中出手,就算准了自己会留下?
  这一落,叶天可不再像之前镇子中那般,收敛自己气息!
  至于仍然处于混战之中的那群修士,对头顶即将发生的一切还一无所知,只是顷刻之间,所有人都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天而降。
  仅仅一刹,所有人皆是抗不下这份威压,纷纷匍匐倒地。
  甚至一些修为较低之人,此刻已经是躺在在地上哀嚎起来。好在,这份威压仅仅一刹,震倒所有人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待众人反应过来,就只看到那只悬在他们上空的比方鸟。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们上空中毕方鸟的身上。
  “快看!毕方鸟!”
  “这是毕方鸟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这只毕方鸟不是在仙泽山吗?”
  “神兽不会从原本待着的地方出来了,要么是被人收服,要么是仙泽山遇到了什么事儿。”
  众人惊诧之余,纷纷惊呼出声。
  “刚才是谁,敢对我的毕方鸟暗中出手?”叶天淡淡的说道,言语之中却是充满凌然的杀意。
  在场众人神色慌张的看着他,这人究竟何等大神通之辈,居然把毕方鸟收服了!
  不过听着语气像是方才众人在相斗之时,有暗箭射到了这位高人,此时是来兴师问罪来了。
  在场的众人顿时静若寒蝉,就呼吸吐纳也是小心翼翼。
  这样厉害的强者,这里有所有修行之人联起手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眼见没有人回答他,叶天从毕方鸟身上跳下来,平稳的落在地上。衣决被风吹起,拂袖之间带着一股不可被忽略的气势。
  叶天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见着一人手里有弓箭。只见其眼神一凝,一股无形之力让那人升至半空。
  仿佛又一只透明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众人见此,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庆幸着,还好自己不是用弓箭的。
  “刚才那一箭是你射出来的吗?”
  被掐住脖子的人,因为血脉不流通,立刻涨红了脸。
  当事人更是感觉到自己快见到阎王爷了。
  连忙为自己辩解,努力的说话,只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是……不是我……”
  叶天并没有放松力量,他负手而立,面上平静的很,眼神却是看向了其他人。
  此人所穿的衣服,周围还有几人是和他一样的。想必是个家族或者门派。
  看到叶天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后退。紧接着,其余和他一样服饰得人,立刻跪在地上。
  “不是我们!仙长!我们又没有使用弓箭,那边!古木峰的人,他们都是用弓箭的!”
  “而且,小师弟从头到尾都没有射箭出去。”
  闻言,叶天转头看向古木峰的人。
  听名字,又是一个门派。
  “你们天虹宫明明是在栽赃陷害!我们虽然使用弓箭,怎么可能用弓箭去打其他地方!怎么会去伤毕方鸟呢!”古木峰的人,连忙说道。
  “仙长,他是害怕您的实力,所以才栽赃我们!”
  叶天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他们的脸上,都是一脸恐惧之色,却是无人敢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