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妖兽横行
  叶天自是清楚她在想什么,也不点破,其实这些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练宗霞大概只想和叶天只身两人前往七寻山,但叶天从来也没打算扔下苏蓉留在这里。
  就像是叶天对练宗霞的那句话,他来这里,只为七寻秘境内的机密,其余一切,皆与他无关。
  只是,一行三人登上七旬山后,叶天忽然身形一颤,心神若有所动。
  那种感觉即为奇妙,若非叶天曾无数次跨越种种秘境,只怕即便都已经是仙人境,也很难感到其中的细微差别。
  叶天左右看了眼身边的练宗霞和苏蓉,见两女毫无反应,心中有了些许定论。
  苏蓉和练宗霞都只以为是来到了七寻山,但在叶天看来,这里恐怕也不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山头,里面所有一切,恐怕都如幻象。
  就好像他们走进的不是七寻山,而是在踏入这片山脉的第一步起,就已经进入到一个玄而又玄的秘境世界。
  七寻秘境所谓的四十九层高塔,一层一世界,怕是从入口开始,就已经深陷其中,只是来此的修士,不为所知,仅仅只以为,走进入口,才算得上是进入秘境。
  除非机缘巧合,否则意识不到这一点,走进了秘境入口,怕也很难在出来之后,安然离开这可能所有人看来都最是安全的七寻山。
  为了寻找七寻秘境入口,叶天等人一路徒步登山,只是才走半个时辰,就发现蜿蜒上向的山路变得豁然开朗。
  四周一排排不规则的参天大树如被人横切一般,腾出一片巨大空地。
  “这里难道就是七寻秘境的入口?”苏蓉想法简单,想也没想,就望向叶天问道。
  “怎么可能!”不等叶天开口,练宗霞哭笑不得的白了一眼苏蓉,她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七寻秘境一行如此凶险,叶天却始终愿意带着苏蓉这个拖油瓶。
  真拿苏蓉当自己徒弟了?
  不可能!
  练宗霞虽然和叶天相处的时间不长,但身为女人的她,自诩看人尤其还是看男人,是相当准确,叶天的冷漠淡然,绝非是故意伪装,和性格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像是那种看破一切,不再在乎一切的超然脱俗。
  到现在,练宗霞也不敢肯定叶天已经到达什么修为境界。
  仙人?
  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正当练宗霞出神沉思之际,她甚至都没听到苏蓉在耳边喊了什么,恍然间,就听耳边传来咚的一声,续而手臂一阵吃痛!
  恍然间,自己的身子飘然而起,下一刹才神智清醒!
  这时候,练宗霞才发现自己被叶天单手拽向后退回到树林之间,而先前那片空地之上,出现了一团黑雾。
  这黑雾有头有尾,形似老虎,头上长角,明明像是张嘴在嘶吼,却从未有声音传出。
  是七寻秘境传闻之中,最为常见的黑雾妖兽。这种妖兽在七寻山上就很常见,境界其实不高,只是对心思繁杂之人有着极大的威胁,因为它们身上的黑雾,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与外来修士链接在一起,从而探入对方心神世界,让对方直接迷失自己。
  当然,更关键的是,传闻中,七寻秘境的入口就是由黑雾妖兽守卫,找到黑雾妖兽,距离进入入口,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你思绪太多,被这妖兽轻而易举的入侵了心神,从现在开始,平心静气,否则的话,我救不了你第二次。”叶天的声音,再次传入练宗霞耳中。
  练宗霞知道轻重,顿时不敢再胡思乱想,如叶天所说,平心静气,集中神智神识。
  此时,她才发现,自己身上钻出些许黑雾,迅速飘回面前空地上那黑雾妖兽之中。
  “那黑雾有影响心神的功效,师傅,练姐姐可得小心啦。”苏蓉虽然后知后觉,还是很友善的提醒了一声,但她并没有像练宗霞那样被这黑雾妖兽所影响,这或许也是心思单纯的她在面对这种妖兽的天生压胜之处。
  “雕虫小技,只有这点水平也敢出来献丑?”练宗霞一直自诩自己强过苏蓉太多,谁曾想刚一进七寻山,就被这黑雾妖兽影响到了心神,竟还需要被苏蓉提醒,又是在叶天面前,一时有些气愤。
  猛然抬手,练宗霞衣袖甩起,一道寒光如箭,笔直射向那黑雾妖兽。
  这股气,自然是撒在这让她出糗的黑雾妖兽身上。
  只是随着唰的一声过后,那寒光虽然贯穿黑雾妖兽,顷刻之间,将长角似虎的黑雾妖兽打的烟消云散,但那些空地上方的黑雾丝线,却还依然存在。
  这些黑雾丝线,在练宗霞看来不过就是黑雾妖兽的残骸,不值一提,转过头,她这才心满意足的望向叶天和苏蓉。
  本打算说些什么时,练宗霞就见苏蓉脸色剧变,抬手指着她的身后,率先喊了起来!
  “练姐姐,小心!”
  练宗霞猛然蹙眉,以她的修为,身后真要有危险,不可能毫无察觉。
  只是苏蓉如此,让练宗霞无比好奇。
  下意识回头,练宗霞愕然发现,刚刚打散的那些黑雾,竟是化成了一个更为巨大的黑雾妖兽,再次凝聚于其脑后,无数黑雾疯狂向她涌来。
  那些黑雾只能影响心神,自然没有任何气息,练宗霞察觉不到也很正常,只是这黑雾妖兽,显然古怪很多!
  所有关于七寻秘境的传闻之中,黑雾妖兽都是最弱的妖兽,毕竟作为修士,最擅长的就是心境控制,谁也不会轻易给这些妖兽附身自己的机会。
  但这一次,练宗霞遇到的这只黑雾妖兽,不但被驱散之后重新凝结,竟还能比之前更为强大几分,那涌来的黑雾,不碰叶天也不碰苏蓉,像是专门和练宗霞过不去一般。
  刹那间,才恢复清明的练宗霞神色一阵恍惚,差点又回到先前一片浑噩的失神状态之中,那白皙的额头上,竟都开始渗出细密汗珠。
  “去。”
  叶天也意识到似乎不太对劲,不能任由这黑雾如此侵袭练宗霞神志,开口间,就是一道字决。
  一抹剑意横劈而去,径直斩断了那黑雾和练宗霞之间的所有关联!
  叶天出手,显然不像练宗霞那般雷声大雨点小,别看只是一抹细微剑意,横劈所经之处,仿佛空间割裂,余威不消。
  那黑雾终于缩回对练宗霞的触手,吃痛般远离叶天,只是虽然躲了起来,可其仍是直勾勾盯着练宗霞,总有一副想要再试试的架势,对练宗霞垂涎不止。
  叶天收回剑意,却从剑意之中意外获得了几个片段,转头望向练宗霞,若有所思。
  能吸引这黑雾妖兽的,自然是练宗霞的心神世界,刚刚剑斩黑雾之时,黑雾从练宗霞身上带出的某些心神片段,竟然还能沾染在自己剑意之上,就好像是那黑雾妖兽故意为之,在提醒叶天什么一般。
  望了眼那黑雾妖兽,黑雾妖兽再次缩了缩,却还是不曾离去,胆怯的看了看叶天,却又大胆的看了看练宗霞。
  叶天蹙起眉头,以眼神询问,你是要我借机探一探练宗霞的心境世界?
  那黑雾妖兽马上点头,显然很清楚明白叶天眼神含义。
  叶天眯起眼,心思飞转,从踏上七寻山的那一刻起,叶天就无时无刻不感觉到一种玄而又玄的诡异,此时这黑雾妖兽的与众不同,和对他的提醒,都彰显不凡。
  只是,那几个附着在他剑意上一闪而过的片段中,有一股让叶天感到十分熟悉的地方。
  而这,才是让叶天真正犹豫的地方。
  叶天也没有贸然探究别人心神世界的习惯,虽然因为那份熟悉感而好奇,但在想了想后,叶天还是决定放弃探究练宗霞心神世界的想法。
  毕竟这里一切未知,练宗霞才算得上是叶天同行之人,于情于理,他都不该过分探究练宗霞。
  才恢复神智的练宗霞并不知道叶天在这电话火石之间都想了什么,只是在喘了好几口气后,神色凛然。
  被叶天救下时她虽然几乎神智模糊,但好歹也不像第一次那般完全中招,这一次的她,多少还有些神智分辨周围发生了什么,不然的话,她也意识不到叶天出手。
  如果她没感觉错,方才叶天出手,用的可是剑意。而这一道剑意,悄无声息,竟然能劈开黑雾妖兽侵入修身心神的黑雾触手不说,还能吓得这黑雾妖兽直接躲起来不敢再轻易出手。
  再加上之前种种一切联系起来,意味着什么?
  叶天至少也是个仙人境!
  “再次感谢公子出手相救。”练宗霞深吸一口气,冲叶天施了个万福,心中却在暗想,叶天至始至终都没说过自己的境界,那就是不想让其他人知晓,自己虽然看出来了,却也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归根结底,有一个仙人境的同伴在身边,这次七寻秘境一行的安全无疑大大提高。
  叶天不想暴露自己的修为境界,练宗霞当然也不会无趣的去揭穿叶天。
  “吼!”
  但就在此时,发现叶天没有探究练宗霞心神世界打算的那只黑雾妖兽,竟是发出了一个沉闷吼声,似是对叶天的不满,猛然间,神行再次扩大了数倍有余。
  一时间,整个上空都像是被这黑雾遮住了一样。
  这一次,这黑雾妖兽不再只针对练宗霞一人,叶天、苏蓉,三个人谁也没有放过。
  叶天刚想动念,重启剑意,却是在那黑雾妖兽扑来一刹,放弃了念头。
  因为他发现,这只黑雾妖兽,根本不是要伤害他们,而是在用这种对它而言与自杀无异的方式,强行连接练宗霞、苏蓉以及叶天三人。
  目的也只有一个,让叶天进入练宗霞的心神世界。
  叶天倒也打算看看,这黑雾妖兽,究竟想让他看什么,以及,刚才看到的那个熟悉片段,究竟又是什么。
  一刹过后。
  还是这片空地。
  却是有一只体型硕大的凶煞妖兽,如猫戏老鼠般,堵在这两男一女三个孩子面前,咧嘴添唇。
  “师傅,这是什么情况?”苏蓉再次惊诧出声,因为她发现练宗霞不见了,而她和叶天此时却像是魂魄出窍,在这里没有身形一般。
  “这是练姑娘的心神世界,那黑雾妖兽不惜用性命做代价,也要把我们拉进来,我也不知道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不妨安静看下去,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叶天简单解释了一下,示意苏蓉不要再说话,安静去看这份可能藏在练宗霞心神世界中尘封多年的记忆。
  苏蓉还是不懂,但她极听叶天的话,叶天不让她说话,她就捂住自己的嘴,绝不说话。
  “练宗霞,都怪你,不是你,我们怎么会来这里!”
  “练茶图,你少怪霓裳,还不是你想来撞运气捡漏,霓裳也没说过那东西就一定在这!”
  “可你妹妹也没说这里有妖兽!练鸿裳,你们兄妹俩人的贱命不值钱,我要是死了,你们俩全家都要给我陪葬!”
  三个小孩,在被那两只妖兽围堵的情况之下,竟也还在互相指责。
  看起来,像是其中那个叫练茶图的小孩想找什么东西,恰好练宗霞知道,就带着自己的哥哥练鸿裳来到了这里,没想到,东西没找到,却遇到了两只妖兽。
  这只妖兽不过是实力低微的虎妖,不值一提,但谁让对手也只不过是三个半大的孩子。
  可以说,随着这只妖兽的不断贴近,三个孩子性命堪忧。
  “练鸿裳,把你妹妹推出去,咱俩趁着这俩妖兽吃你妹妹的空隙逃命!”眼瞅着性命不保,那名叫练茶图的男孩脸上恐惧也没多少,就是语出惊人。
  “你……”原本还在惊恐之中的练鸿裳听了这番话,顿时面上露出狠戾之色,正要起身发难,却猛然被推了一把,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栽去。
  霎时间,两只妖兽尽数被这猛地向前的小男孩所吸引!
  而与此同时,那最先提议把练宗霞推出去喂妖兽以争取逃跑时间的练茶图拽着瘦弱娇小的练宗霞就朝着相反方向玩命狂奔!
  练宗霞似乎早就被那两只妖兽吓傻,此时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被拽着超树林深处逃窜!
  几乎瞬间,那叫练鸿裳,就毫不意外的丧命于那只虎妖口中!
  这一幕,彻底吓傻了练宗霞,她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被练茶图拽着,朝树林深处跑!
  可不过是两个小孩,练宗霞再瘦弱,被拽着又能跑多远。
  眼瞅着,那叫练鸿裳的男孩,就要命丧在这虎妖之口。
  练鸿裳自己都好像认命了,紧闭双眼。
  练宗霞双眼一翻白,浑然晕了过去。
  但——
  嘭!
  练鸿裳等来的,不是自己被撕咬成碎片的下场,而是一个如同闷雷的巨响,让他紧紧捂住耳朵,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咚!
  紧跟着又是一声巨响,哪怕已经紧紧捂住耳朵,也还是被震得耳膜生疼。
  伴随着两声巨响过后,一股劲风迎面冲来,还没反应过来的练鸿裳直接从原地被这股劲风弹出几丈开外,等起睁开眼睛,都海能感觉到也不知道是他身体还是地面,在嗡嗡的震动。
  待练鸿裳定神望去,才发现刚才自己所在的那地方四周尘土飞扬,密集的树叶纷纷从空中洒落,遮住了眼前的视线。
  渐渐的,等到尘土落地,树叶飘零,练鸿裳才看清眼前发生了什么。
  先前那只还要逞凶的虎妖被远远打飞,距离自己几步之外,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摆出一副拳架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总算,总算赶来的及时!”
  “紫裳哥!”练鸿裳马上惊喜喊出声来,转头就去找自己妹妹练宗霞,可这一转头顿时傻了眼。
  刚刚练茶图和练鸿裳所在的那地儿,哪还有什么人影!
  “霓裳呢!”缓过劲儿来,那被叫做紫裳的少年马上走过来扶起练鸿裳,问了起来。
  练鸿裳脸猛然胀红,续而变得惨白。
  “她,她被练茶图拽走了!”
  刚刚赶来救人的练紫裳双拳顿时紧握,从牙缝里也只挤出了三个字。
  “赶紧找!”
  作为旁观者,叶天和苏蓉看的很清楚。
  实际上,练茶图和练宗霞根本绝没有跑远,只是还在原地,那练茶图趁着练宗霞昏迷,趴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转动了手上的一枚戒指,两人竟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那戒指,藏着一个简单的隐匿术法。
  刚刚赶来那个叫练紫裳的少年或许已经迈入修行境界,但到底还是眼光有限,没能看出练茶图的这点伎俩,误以为练茶图带着练宗霞已经跑远。
  “怎么会这样,练姐姐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吗!这个练茶图也太坏了吧!练紫裳和练鸿裳你们别真走啊,他们两个都在原地,根本没有跑远!”一直捂着嘴忍着不说话的苏蓉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气愤填膺起来。
  叶天摇了摇头,不予知否。
  他可不是苏蓉,只看到了表面。这个练茶图,根本就是在算计这对兄妹。
  从一开始对练鸿裳说推他妹妹出去,到突兀下手推的却是练鸿裳,练茶图一开始就打算好了要把练鸿裳牺牲掉。
  很明显,他们三人之所以会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就是因为练茶图要找什么东西,而这个东西,只有练宗霞知道,而练鸿裳要跟来,纯粹是保护自己的妹妹。
  作为选择,因为有练鸿裳的存在,练茶图也不好过于逼迫练宗霞。
  这只虎妖的出现,一定程度上也帮了练茶图。
  练茶图根本不怕那虎妖,不然的话,三个人在面对虎妖之时,他不至于一点都不害怕,脸上都没什么恐惧之色。
  这就足以说明,如果最后练鸿裳命丧虎妖之口,独留练宗霞和练茶图这个结果,是练茶图最想要的。
  仔细看了眼练茶图身上,叶天马上得到了印证。
  就在练茶图的脖子上,刻有一个图腾印记。叶天很是清楚,这应该是一种特殊护身符,可以在关键时候招来实力强大的灵兽或者灵宠,帮助主人度过难关。
  那虎妖本就只是个普通妖兽,怎么可能真的威胁到练茶图。
  果不其然,等练鸿裳和刚赶来的练紫裳走远,逃出生天的练茶图起身第一件事,就是弄醒练宗霞。
  练宗霞悠悠醒来,回过神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自己哥哥。
  “你哥已经被那虎妖吃了!”练茶图假装关心练宗霞,安慰道:“你得赶紧把那东西在哪告诉我,一旦我拿到那东西,我保证立刻回去召集人手,回来打死那只虎妖,给你哥哥报仇!”
  谁知,练宗霞不为所动,就是一个劲儿的在那哭。
  练茶图耐心渐渐消散,再忍不住,狠狠抓住练宗霞的手臂,逼问起来。
  “练宗霞,赶紧告诉我,那东西你在哪看到的,藏在了哪里!”练茶图使劲掐着练宗霞的手臂,都掐出一个个清晰的淤青印来。
  “哇!”练宗霞还沉积在自己哥哥命丧虎妖之口的悲愤当中,都感觉不到疼,还只在那放声大哭。
  “你少给我在这装可怜,你们兄妹俩人的贱命都是我们家的,让你们生你们就生,让你们死你们就得死,现在你赶紧带我找到那东西,这才是你活着的唯一意义!”练茶图气恼不已,装也懒得撞了,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在练宗霞脸上,五官都狰狞起来!
  练宗霞被打的哭不出声来,缓了半天,捂着脸抬起头来时,也只是盯着练茶图,那双眸子,渐渐通红。
  “真是废物!”练茶图见练宗霞到这个时候还不肯说,凶光毕露,歹心又起,“你信不信我拽你回去,真把你喂了那只虎妖?”
  兹啦。兹啦!
  所有画面,突然变得模糊。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好像被生生断开,成为空白。
  “啊,这又怎么回事,”心疼练宗霞的苏蓉本来就气不过那叫练茶图的孩子,恨不得立刻看到练紫裳发现异常,赶回来救下练宗霞,就被眼前这兹啦作响的异常情况吓了一跳。
  “噤声。”叶天皱起眉头,望了眼苏蓉。
  心有余悸的苏蓉立马不敢再说一句话了,不过那双眼睛,还是盯着叶天,在等叶天替他解惑。
  叶天懒得解释。
  这情况应该就是他刚刚那一抹剑意隔开产生的影响,只是不知道,那个让他熟悉的片段,究竟来自于哪里。
  这兹啦兹啦的异常也没有维持太长时间,模糊的画面也重回清晰。
  只不过,画面一转,四周情景旋转,还是在刚才那片空地,又是一只拥有铁血獠牙的独角妖兽,拥有大过之前见到那只虎妖数倍的身躯。
  练茶图不在了,只剩下照顾昏迷练宗霞的练鸿裳,以及挡在那独角妖兽面前的少年练紫裳。
  “让那女娃交出主人想要的东西,你们今天就都可以活着离开,否则的话,你们今天谁都别想活”那独角妖兽不急着出手,却是口吐人言,威胁起练紫裳等人。
  至于练紫裳等人,好像没想到这妖兽竟然还会说话。
  但马上,练紫裳最先反应过来。
  “练茶图,你竟然藏得是妖兽宠印,你是练家的罪人!你别躲了,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今日我若能活着回去,你的所作所为,我一定会昭告天下!”练紫裳朝着四周无人之地大吼起来!
  “可惜,今日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你们谁也都不可能活着离开了!”那独角妖兽再次狞笑起来。
  “哥,要不让霓裳把东西给他,咱们没必要和这个自甘堕落的家伙拼命!”搂着练宗霞的练鸿裳有些崩溃。
  “你懂什么,难不成你还真觉得,我们让霓裳把那东西给了他,他就会放过我们!”练紫裳怒骂了自己弟弟一句,练茶图通过这妖兽说的话,骗骗练鸿裳还行,骗他,绝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