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异象突生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们三兄妹死,事已至此,还费什么话!”
  练紫裳不再废话,先发制人,猛然起身,朝着那独角妖兽就是凶猛一拳捶打过去!
  顷刻之间,那独角妖兽就被先发制人的练紫裳打中下巴,腾空而起!
  只是,这一拳并没有达到独角妖兽,它虽然腾空而起,却又重重落下,反观练紫裳,出拳过后就接连翻滚数圈,这才卸掉手臂上传来的反震余力。
  “不知死活!”
  这头明显受练茶图控制的独角妖兽,直接冲向练紫裳,硕大的身躯此刻轻盈的就好像是一根脱弦的长箭,速度之快不亚于练紫裳先前出拳!
  头顶那唯一一根锋利的角刺在空中划出一道白光,电花火石之间,刺向练紫裳的心脏要害处!
  练紫裳下意识侧身腾空,所幸如此,才躲开那呼啸而至的角刺。
  他是勉强躲开,但对那头独角妖兽来说,却也不过是热身刚开始!
  以练紫裳十岁出头的年级来说,他的实力算是可以的了,但面对的,毕竟是一只被刻进宠印中的妖兽。真正对战起来,练紫裳也只能做到勉强保命,至于想赢,那就是痴心妄想。
  现在练紫裳唯一希望的是,可以找到机会,缠住这独角妖兽,让练鸿裳和练宗霞有机会逃回练家就行。
  练茶图在练家的嫡子身份虽然高,可终究还不算是可以只手遮天的存在,只要练家得知练茶图都做了什么,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他!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练紫裳至少要先把这独角妖兽打得无法追人才行,否则的话,他一旦丧失战斗力,练鸿裳和练宗霞根本不可能逃得回莲家。
  现实情况却是几回合下来,练紫裳已经是有些体力不支反观那独角妖兽却没什么大碍。
  这种情况练紫裳想制造让自己弟弟妹妹脱身的机会也都没有。
  “你不就是想让我妹妹带你去拿那个东西,你如何保证霓裳带你去拿到你要的东西我们可以或者离开!”练紫裳突然改口,问了起来。
  独角妖兽这才停下了攻击。
  “你们除了信我还有别的选择?我本可以把你们一个个挨个杀死,逼着练宗霞带我找到我要的东西我为什么没有这样做这不本身就是一种证明?”练茶图的声音继续从独角妖兽口中传出。
  听起来,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但实际上,练紫裳一个字也不信。
  他说这些无非也只是想制造一个偷袭的机会!
  然而只是那独角妖兽看穿了练紫裳的心思,根本没给他任何偷袭的机会!
  就在练紫裳暴起动手的刹那,独角妖兽嘶吼一声,身若闪电,刹那间原地消失下一刻再出现,已经在练紫裳身前!
  一系列动作比起练紫裳都要快上几分!
  狞不及防的练紫裳也仅仅只勉强躲开致命的头角角刺,却还是身形慢了半步被独角妖兽转身甩尾,一下抡中!
  咚!
  那细长妖兽尾巴像是铁棍一般以千斤巨力打在练紫裳后背上发出一声闷响!
  “哇——”练紫裳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像是断线的风筝,直接被甩到了练鸿裳脚步。
  原本抱着练宗霞的练鸿裳都没想到哥哥竟然也会这样,目眦尽裂,起身就想要和哥哥一起跟那独角妖兽拼命!
  但练紫裳第一时间拽住了练鸿裳!
  “照顾好霓裳!”
  练紫裳强忍着体内翻腾着的剧痛,只从牙缝中挤出这么一句。
  “哥!”
  练鸿裳浑身都在颤抖。他也没有办法,他知道,自己唯一有用的,就是替哥哥紫裳照顾好霓裳,不让他分心。
  第一次,练鸿裳开始憎恨自己,为什么还那么小,为什么还那么弱,不能保护妹妹,也不能陪着哥哥一切战斗,就只能看着哥哥陷入僵局苦战!
  再次几个回合,躺在练鸿裳怀中的练宗霞再次醒来。
  睁眼,她看到的就是满脸苦痛的哥哥练鸿裳,转头余光,就看到了遍体鳞伤还在和独角妖兽战斗的练紫裳。
  她仿佛什么都清楚了。
  “停手啊,不要再伤害我哥哥了,你要的东西,我给你……”练宗霞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喊了出来。
  那本身戏谑练紫裳的独角妖兽闻言,终于停滞了一下。
  一直被压着的练紫裳可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他根本没管自己妹妹喊了什么,只是趁着对方停手这转纵即逝的机会,李奉先全力之下,浑身寸劲从拳头喷涌而出,汇聚成一道流光溢彩,猛然捶出,正击这独角妖兽最薄弱的脖颈七寸之处!
  轰!
  独角妖兽不过是歪了歪头。
  练紫裳终于开始绝望。
  这最后一拳,让他彻底意识到了,自己与这只妖兽间的实力差距。
  又一次,重新冲上前去挡在那只独角妖兽钱的练紫裳再被打回到练鸿裳的脚边。
  踉跄后退,都不需要那独角妖兽再出手,练紫裳自己一直强撑的那口气,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拳头,愣愣发呆。
  怎么,难道只能就这般认命了吗!
  另一边,练鸿裳也不再阻止自己妹妹,低着头,一言不发的任由练宗霞从他怀中挣扎起身,冲到练紫裳身前,挡在最前面,朝着那独角妖兽再次喊了起来。
  “我知道你要的那个东西,我给你,只求你放过我两个哥哥!练茶图,那个东西,就在这里,我的脚下!我就把它埋在了这里!”
  “这里?”
  独角妖兽根本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一路的东西,竟然一直都在脚下。
  “对,就在这里,整个七寻山,只有这里的土是松土,所以只有这里有如此大面积的空地,当年我发现那个东西,就把它埋在了这片土地下!”练宗霞完全是吼着,把对方想知道的事情喊了出来。
  “在哪,你挖出来给我!”独角妖兽再次开口,命令说道。
  “霓裳,那东西不能给他!”练紫裳只剩最后一口气,却仍是挣扎爬起,想阻止练宗霞。
  只是,练宗霞已经下定了决心,不打算再改。
  她只是对比了一下附近位置,就走到一处边缘树下,伸手挖起了起来,只是一会儿,就挖出一枚鸽子蛋般的晶莹石头。
  直至此时。
  一直旁观这一幕发生的叶天,终于挑了下眉头。
  先前那种熟悉感,再次席卷上心。
  叶天意识到,这晶莹石头,就是带给她熟悉感的存在!
  他知道这石头是什么,但为什么记不起来了?
  再抬头,叶天看到练宗霞捧着那刚挖出来的晶莹石头,一步步的走向独角妖兽。
  独角妖兽看到那枚石头,终于颤了起来!
  “对对对,就是这个,这就是我要的东西!你等着我,我来拿!”练茶图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只独角妖兽忽的停滞,像失去了控制一般。
  而树林里,响起了一阵由远及近的细碎脚步声。
  练宗霞已经完全麻木,她只求自己的哥哥不再挨那独角妖兽的打就行,只求练茶图能放过自己这两个哥哥。
  什么当年的守护承诺,都被抛之脑后。
  练茶图的身影终于出现,他狞笑着,朝练宗霞走去。
  “早点把这东西拿出来给我,你的两个哥哥不也就不用遭受这份罪了,我真不知道这东西对你们来说又什么用都没,你们干嘛要为一个虚无缥缈得承诺坚持到这种地步!”他一边垂涎着练宗霞手中那晶莹石头,一边冷嘲热讽。
  就在他即将走到练宗霞身前,要伸手去接那石头的时候,一个人影猛然闪过,抢在了练茶图之前,从练宗霞手中抢走了那块石头。
  是练鸿裳!
  “你!”练茶图哪还能想到东西都要到手了,还会出这样的意外,脸上再度浮现狰狞之色。
  可练鸿裳没给他任何反应,抢来那鸽子蛋般大小的晶莹石头后,直接塞进嘴里,也不管咽得下咽不下,强行吞入!
  就见这晶莹石头入口即化,顷刻间消失在练鸿裳口中。
  别说练茶图没想到,就连练宗霞也没有想到!
  下一刻!
  无数黑雾在练鸿裳身上冒起!
  只见他的眼睛顿时充满血丝,浑身血管喷张,手上、胳膊上、脸上,青筋尽显,与此同时,那无数冒出的黑雾包裹全身!
  黑雾中,就只剩下一声尖叫!
  “啊!”
  旋即,异象突生!
  练茶图脚下也升起无数黑雾,瞬间将其吞噬!
  那只独角妖兽,亦是如此!
  三团黑雾,开始融合!
  四周的一切,仿佛都要被这些黑雾吞噬了一样,眨眼间,万物寂灭,一切都只剩下黑暗一个色调。
  于黑暗中,响起一阵阵哭声。
  “霓裳,千万记住,以后再也不要回到这里了,千万,千万不要……”
  哭声喃喃,随后,这声音又猛地转变,凝成一道不带丝毫感情的冰冷沙哑声。
  “叶天,虽然我没有得到,但你也没有得到,在这个世界中,依然还是我胜算最大,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