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太山
  黑雾不断向外延伸阔张,顷刻之间,已是遮天蔽日。
  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着四周的一切。
  叶天面露凝色,凝视着前方黑雾中心位置,这等黑雾还遮挡不了他的视线,只见那重重黑雾之内,赫然立着一颗漆黑如玉,乌光晶莹的玉石。
  怦、怦……
  那乌光晶莹的玉石仿佛察觉到了叶天发现了自己,顿时周身开始颤动起来,宛若生灵之物的心脏一般。
  待到这声音一起,只见叶天周身之外的黑雾顿时化成了形体,黑雾聚集汇拢成一只只形色各异的妖兽,张牙舞爪的扑向叶天。
  “哈哈哈,在此界之中,我乃是最强之所在,饶你叶天神通广大,也是只能任我宰割。”冰冷的嘲讽在黑雾中响起,辨不清具体的方位。
  “叶某倒要见识一番,你这等雕虫小技能奈我何。”叶天说罢,挥手劈出两道剑芒。
  只见其手中光芒暗淡,两道剑芒细小的为不可见,宛若女人的发丝一般。
  这剑芒看似不起眼,但实则是叶天将所有的灵力汇聚成最为细微之状,其中蕴含的灵力非常强大,只需借势而起,当可斩断世界万物。
  两道弧线剑芒所过之处的空间,立刻裂开平整的切开,细微的空间裂缝连同两道剑芒瞬间划过扑来的所有黑雾凝化而成的妖兽。
  黑雾凝化而成的妖兽,还来不接做任何反应,皆是被叶天拦腰切成两半,无法保持凝形的黑雾顿时亮起乌青色的光芒。
  轰!
  顷刻之间,黑雾全都爆炸,在裂开的空间上面撕开一道缺口。
  分布在四周的黑雾立刻被空间裂缝中的空间乱流形成的风刃击破,无数黑雾更是被裂开的空间裂缝吞噬掉一大片,遮天蔽日的黑雾中,勉强可以看到天空上透过的一层亮光。
  这时,微不可见的两道剑芒,一起切再乌光晶莹的玉石上面。
  嘭!
  剧烈的爆炸响起,乌光晶莹的玉石跳动的声音突然一滞,四周的黑雾同时静止下来。
  “关键之时就在此刻!”叶天眉目一紧,心中暗道。
  叶天凝视着停止跳动的乌光晶莹的玉石,骤然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乌光晶莹的玉石,他的一条手臂此刻已是灌输满了灵力近乎透明的手掌宛若风雷一般一把就抓住了那乌光晶莹的玉石,随即紧紧一握。
  咔嚓!
  乌光晶莹的玉石上面立刻布满无数裂纹黑光透过裂纹的缝隙透出来,刺的叶天的双目近乎失明入目之中,一片虚无。
  “叶天你果真是好手段不过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休想得到!”那凄厉的声音里面透露着不甘的怒意。
  下一刻,布满裂纹的乌光晶莹的玉石顿时涌动起来。
  怦!
  乌光晶莹的玉石跳动一次,遮天蔽日的黑雾骤然倒回进入乌光晶莹的玉石里面强大的能量强行灌输到布满裂纹的乌光晶莹的玉石之中立刻加速了玉石的碎裂。
  咔嚓!
  玉石破碎,无数黑气瞬间膨胀爆发,剧烈的能量波动,直接撕开黑气的中央空间。
  黑气充斥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叶天所见之处全是黑暗的世界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忽然出现,处在黑气中央的叶天立刻被撕裂的空间吞噬掉暗无天日的世界在眼前消失,那股令人心悸的危机感随之消失……
  一股熟悉的气息在周围出现这是空间乱流形成的风刃。
  时间仿佛陷入短暂的黑暗,待到周围的感觉产生变化叶天忽然发现天边的光刺目耀眼。
  他的视线逐渐恢复过来。
  看着悬在空中的云在光照下闪耀着晶莹的光辉,就像灵力充盈的灵石浮在空中。
  云层的下方,朦胧可见矗立的山峰,层层叠叠,影影倬倬,一直延伸向远处,看不到山峦的尽头。
  叶天放开神识,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涌入他的识海,气势磅礴,宛如荒古洪流,摧枯拉朽般击溃识海边缘的一切。
  这股恐怖的气息,世所罕见!
  叶天迅速切断探出的神识,识海中控制着一部分神识,团团围住涌入进来的恐怖气息,将这股气息彻底围困在识海之中。
  这股气息非常顽强,不断蚕食叶天的神识。甚至,它还会将周围的识海空间吸收坍塌,造成的破坏,瞬息间已经让叶天吃尽了苦头。
  两世为人来,叶天曾未如此难堪。
  这股气息虽然恐怖,能量有限,经过最初的交锋,叶天的神识已经完全可以压制住这股气息,强大的神识分散出成千上万道神识化作利刃,分段切割掉这股气息。
  盏茶的工夫,这股恐怖的气息已经被叶天的神识分割成无数个细微的独立气息,无数道神识扑上去,撕咬、厮杀,逐渐吞噬掉这股气息。
  一番厮杀,叶天的识海内部已经坍塌一部分,神识损失巨大,疲惫的精神随着吞噬掉这股气息,叶天顿感识海内一股清气油然而生,冉冉升起,缥缈无踪。
  叶天尝试着捕捉这股清气,欲要感悟其中的奥妙,然而,叶天还未来得及抓住这股清气,它就已经消失不见,仿佛曾未出现过一般。
  这股恐怖气息引起了叶天的兴致,在这个神秘的空间里面,又能带来什么样的惊奇?
  群峰之下,苍翠的青山半腰,一条条银白色的条带,飞落而下,这些瀑布水流垂落在下方的岩壁、潭水,迸溅出绚丽的水花。
  有水汇聚的地方,植被就会愈发茂盛,围绕在水源周围的树木,皆是数人环抱的参天大树,而在水花附近溅射的岩壁上面,更是生长着许多盛开的野花和茂密的青草。
  而在草地上,一只麋鹿咀嚼着绿草,抬着头颅,炯炯有神的眼睛望向参天大树汇聚的丛林深处,似乎……
  嗖!
  一道乌光突然闪过,那只麋鹿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它瞪大的一双眼睛里面无悲无喜,看起来好像突然失去了意识,变成了一具空壳的躯体,事实上,这只麋鹿已经变成一具死尸,它的灵魂已经消逝不见了。
  注意到麋鹿的变化,叶天欲要招出法宝一探究竟。他忽然发现自己平日使用的法宝全部和自己没了感应,仿佛被硬生生的切断了和自己的联系。
  “果然古怪,此地不仅限制神识探查,甚至还能隔绝法宝,还有那道恐怖的气息,世所罕见。此处规则恐怕已经自成天地,存有诸般限制,外入的修者进来此地,多半都会殒命。”叶天看到乌光潜入丛林,双眼眯起,凌空踏步,飞向最近的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汝是何人?竟敢擅闯凌绝峰禁地。擅闯禁地者,死!”
  一声沉喝突然响起,云层下方的山腰处,一道庞大身影冲天而起,他手持一柄兽筋捆绑的木柄石斧,锋锐的斧刃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同时一股腥血臭之气弥漫四周。
  这是一个高约八丈的巨人,头发乱糟糟的披散在肩背上面,长年累月不曾打理的眉须垂下来,缠绕在胸前的胸毛上面,看起来凌乱不堪,又显得不伦不类。
  巨人的腰间围着一张不知名的野兽皮,红色细毛上面分布着繁密的黑色条纹,其上灵光闪烁不止,看起来煞是威风,显然不只是遮丑的凡品。
  而他手中的石斧,灵光浮动,石斧上面一条条天然的石头纹路,明灭不定的闪烁,好似修者之间的呼吸吐纳之法。石斧上面的纹路每一次亮起,石斧斧刃上面的血色就会变得更加深邃、凝练,斧刃上面的血腥气弥漫速度就会更快。
  唰!
  斧刃划过,一道指缝粗的空间裂缝瞬间出现。
  弧形的空间裂缝刚已形成,空间乱流形成的罡风风刃铺天盖地冲向叶天而去。
  “哼,雕虫小技尔!”
  这种通过力破空间的能力,只是修者间的最末流的手段。以力和此地独有的天然孕灵的石头磨制的石斧,轻松就能破开此地的空间,但若想要打开一条空间通道,石斧就会受到此处空间规则的限制。
  叶天凌空而立,任凭空间乱流形成的罡风风刃落下来。
  空间乱流形成的罡风风刃一接触到叶天的衣衫,其内的空间之力好像受到一股无形的隔阻,所有的罡风风刃气势都在消退,没多久,空间乱流形成的罡风风刃就已经全部消散不见。
  “破!”
  叶天探手而出,他的面前立刻浮现出一只六丈高的巨手,一把握住弧形的空间裂缝。
  咔嚓!
  弧形的空间裂缝彻底破碎,星星点点的空间之力逸散消失。
  “嘿,汝倒是有点手段。”八丈高的巨人看到自己的一击轻松的被破掉,脸上露出一抹惊讶之色,满脸的长眉和长须都在颤抖,一双漆黑的眼眸中闪闪发光,就连胸间的肌肉都在不停的跳动。
  巨人一只手撩动腰间的兽皮,岔开双腿分向两侧,露出腿上浓密的毛发。
  这个时候,地上的两座山峰忽然移动到巨人左右两侧的双腿下方,就见巨人双腿闪过一道亮光,两只足以和山峰相比的巨腿落在了两个山峰的峰顶上面。
  “喝!”
  巨人漆黑的眸子里面闪过一道亮光,沉腰一喝,同时两只手握住石斧的木柄,高举到头顶上空。
  “开山斩!”
  原先只有八丈高的巨人,双臂上的青筋浮现,一道道繁密的纹理不断亮起,无数的血液涌向石斧的木柄,传递到石斧的斧刃上面,四周的血煞之气立刻变得浓郁了两倍不止。
  浓郁的血煞之气让巨人脚下的两座山峰的峰顶上的植被萎靡、枯死,生活在山上的诸多动物的生命都在流逝,一道道黑影穿梭在枯败的丛林之间,逃向四面八方的各个山峰。
  高空的云层之上,瞬间凝练出一具和巨人一模一样的庞大的法相,双手持有一柄巨斧,双目凌厉,头顶煞气直冲云霄。
  轰!
  巨斧劈下,风卷残云!
  万里之内的白云全部变得漆黑似墨,其内电光闪烁,雷鸣阵阵,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
  而在叶天三尺之内,雨水全部绕开,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下面的山峰和土地上面。叶天面露凝色,抬头看着正在落下的巨斧,一拳轰出。
  霎时之间,天地陷入一片宁静。
  风止、雨停,电光不变、雷鸣不响,高空上的巨人法相忽然停滞不动,巨斧上面凌厉无比的斧刃悬在叶天的头顶,迟迟没有落下。
  一只拳头冲破空气,冲破漆黑似墨的云层,冲破云层里面闪烁的雷光,直逼叶天头顶上空的巨斧而去。
  嘭!
  叶天一拳轰在巨斧的斧刃上面,充满血煞的巨斧斧刃立刻出现无数道细密的裂纹,巨斧上面的灵光和血煞之气瞬间变弱。
  “汝真该死!”
  巨人一声沉喝,顷刻间,弥漫在四周的血煞之气,以及正在向四面八方山峰逃亡的黑影全部涌向巨斧。
  “不,不要…”
  “求您放过我,太山,你不能赶尽杀绝。”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太山,你这样做已经违背了七寻秘境的规则,你会受到规则之力的反噬。太山,就算你能保住凌绝峰禁地的东西,自己也会重伤,不如当下罢手,躲进禁地,还能尽忠职守……”
  “闭嘴!区区凡人,也想觊觎仙帝遗留之物,理当诛之。若不是仙帝感念尔等修行不易,踏入长生艰难无望,尔等早已身死道消,岂会留下你们的三魂七魄于此!”
  高空上面的庞大法相忽然开口,声震如雷,天空上方的漆黑云层翻滚不息。
  太山好像可以压制住黑影的气息,那些正在激烈挣扎逃脱的黑影,全部凝聚成一个个淡化的人影,脸露痛苦之色。完全由魂力组成的魂体,此刻疯狂地向外逸散魂力。
  这些魂力和逸散在空气里面的血煞之气全部冲向天空中的巨斧,眨眼之间,万里乌云的天空变得碧蓝如海,唯独一柄血煞内敛的巨斧高悬于空中,巨斧上面的浓密裂纹逐渐被修复,巨斧上面的天然纹路恢复以后,再次一呼一吸的闪烁起来。
  嗡!
  巨斧颤鸣不止,四面八方由三魂七魄凝聚而成的魂体逐一破碎,化作无尽的魂力涌入巨斧之中。
  “太山,吾诅咒你……”
  “吾等诅咒你!”
  “太山,你终将会与吾等一样,道消魂灭。”一名强大的灵魂体扑向太山真身,随着两者距离的拉近,他的灵魂体逐渐撕裂破碎,化作无尽的魂力涌入天空上巨斧之中。
  一个个灵魂体破碎,代表着一个追逐长生的修者,身死道消,魂飞破灭。他们曾经都是一方、一界的强者、霸主,然而当下只剩下过去年少时的精绝天资,以及种种传说。
  “这些黑影竟然全是修者陨落留下的三魂七魄,莫非通过此处的规则,可以让修者转化为普通人的灵魂?”叶天看着龟裂的巨斧吸收魂力和血煞之气可以愈合,面露阴沉之色。
  修仙者,身死魂消,亘古不变!
  太山口中的仙帝是何人?
  为什么他留下来的七寻秘境,可以保存下来人基本的三魂七魄,就连修者也不例外,甚至还可以借助魂体继续修炼,变成鬼修。
  这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太山守护的凌绝峰禁地里面有什么?
  这些死于七寻秘境的强大修者,争夺的是什么,他们全部是死在太山的石斧下,还是死于他人之法?
  他们到死还要做鬼修,剥夺山林之间的动物灵魂强大己身,难道是为了和太山作对,可是他们有灵魂之力组成的灵魂体,完全受到太山手中石斧的克制,而且太山的血脉里面与寻常修者之间不同,他的血液里面有股来自于远古的传承之力。
  这种血脉之力,至刚至阳、至烈如火,可以抵挡住血煞之气的侵扰,说是百鬼禁忌也豪不夸张。
  “哼,魂消破灭,连往生的机会都已断绝,尔等的诅咒已经无法形成怨念咒力,还是留点力气回忆过去吧!”太山的真身睁开眼睛,双手高举着石斧,略显疲惫的双眼里面闪亮地凝视着叶天。
  “汝真的很强,单纯的躯体力量,已经超过了年轻的仙帝,不过,仙帝额强大并非仅限于躯体力量,接下来,汝之所见,便是仙帝的强大之处,吾之施展虽不及仙帝的十之一二,灭你,轻轻松松!”
  “开山斧,灭魂!”
  太山一声沉喝,张口喷出一滴暗金色的精血,这地血液融入石斧之中,高空上的巨人法相和巨斧,显得更加璀璨光亮。
  一股恐怖的威压,压迫在叶天的身体骨骼劈啪作响。
  叶天凝视着头顶的巨斧,微皱眉头,他感觉到那股熟悉的恐怖气息再次出现,而且是注定凝聚到了石斧之中。
  “那股恐怖气息的来源应该是太山所说的仙帝,太山勉强能够动用这股力量,只不过受限于自己的能力,太山能够动用的这股恐怖气息非常有限。”叶天抬头盯着头顶下落的巨斧,眉心处忽然冒出一道银色光芒。
  一道完全由神识组成的银色利剑,瞬间洞穿头顶的空气,直冲云霄,锋锐的剑尖直接刺在巨斧上面。
  咔…
  天空上的巨斧瞬间破裂,无数血煞之气和魂力向外扩散。
  巨斧上面的天然石纹,明灭不定,不过一息过去,巨斧‘轰’的破碎,巨大的爆炸在天空上撕开一个缺口,一道百丈宽的空间裂缝出现,无数道空间乱流形成的风刃犹如暴雨一般肆虐的扑向下方的云层、雾气、高山山峰。
  空间裂缝吞噬掉大部分的魂力和血煞之气,留下数之不尽的空间乱流形成的风刃冲向叶天和八丈高的太山。
  叶天闷‘哼’一声,身体摇晃着盘膝坐下。
  他已经没有精力去关注接下来的情况,任凭空间乱流形成的风刃落在身上。因为方才动用神识,那股恐怖的气息再次进入识海之中,迅速破坏着识海内的场景。
  这次叶天有所防备,进入识海内的恐怖气息并不多,在他庞大的神识围困分割之下,不一会就磨灭掉所有的恐怖气息。
  那股熟悉的清气又一次浮现,一闪而逝。
  叶天垂头苦笑,虽然早就想过这次的清气出现比不过先前那次,心中还是有点遗憾。
  七寻秘境的古怪和奇异可能和这股清气有关系,否则该用什么解释那些死去修者的三魂七魄会存在此地呢?
  这时,高空之上的太山法相,轰然破碎,化作漫天的灵力逸散在空气中。
  噗!
  八丈高的太山喷出一口鲜血,淡金色的血液瞬间蒸发消逝,那两座矗立在他脚下的高山,轰然崩裂,一块块巨石掺杂着潮湿的泥土掉落到地面,一盏茶的功夫,方圆十几里全部化作一片废墟,荡起的烟尘遮天蔽日。
  “汝不是普通人,汝到底是什么人?”太山凝重地盯着叶天,面色苍白,嘴角更是挂着苦涩的笑容。
  太山此刻已是有些后悔了!
  方才强行动用仙帝的能量,不仅害得自己元气大伤,更是损毁了涵养已久的石斧。
  石斧有灵,数千年来修行,早就和太山的躯体融为一体,石斧的纹路和他的血脉之间,早就产生共鸣,石纹可以随着心脏的波动一呼一吸,吸纳天地之间的灵气淬炼自己,同时也能吸收血煞之气为己用。
  太山实力虽是强横无比,不过其损失了石斧,实力怕是已经损失大半。
  而在眼前,太山八丈高的躯体之外,只见其青色血脉不断膨胀,体内的每一条脉络都清晰可见,却因那石斧的破碎而随之崩裂。
  没多久,太山的躯体外已经出现道道了裂纹。
  只见殷红色的血液顺着其眉须之上滚落,落在地上汇成了一滩血水。
  那太山顷刻之间已是变成了一个血人,其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叶天。
  呼!
  太山吐出一口浊气,看着一动不动的叶天,双拳紧握,手臂上面的青筋浮现,身上和毛发上面的血液全部倒流回去。
  “不管汝是何人,今日活命之人,你我之间却只能有一个!”太山厉声说吧,顿时沉着面庞,只见其一张巨口不断的呼吸吐纳,周围的灵力全部涌入他的口中,其气势一直在攀升。
  “死!”
  太山喝道,当即挥起双拳冲向叶天而来。
  一股强大的灵力涌动起来,肆虐周围的一切,这时,太山体内冲出一颗精益剔透的石头,方方正正,看起来好像古人的印章,而且石头的底部真的刻着字,一个仙字,一个魂字。
  方正的石头‘嗖’得化作一道白光,骤然射向叶天的眉心,没入其中。
  强大的魂力闯入叶天识海内部,掀起一股滔天的巨浪,那枚方正的石头上面的‘魂’字亮起,叶天顿时感觉识海遭受重击,就像一股磅礴的压力突然落在叶天的识海,压力之强,已经超出了叶天识海的负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