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7、熔石为甲,挥焰成袍
  倒计时第二天。
  任小粟给了P5092一个天大的希望,他告诉对方,以他的精神意志来讲,就算召唤一万多英灵也没什么问题,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召唤的数量上限到底在哪。
  当初他去巫师国度的时候,梅戈就说一个巫师的精神意志越强大,那他的冥想世界便越庞大,而别人都是一片树叶的时候,任小粟的冥想世界则是一个真正的世界。
  任小粟的精神意志,好像永远也很难找到一个度量单位来衡量他。
  而且任小粟给P5092说,他不光能召唤一万多英灵,还能让他们不用忍受英灵神殿里的黑暗,在外界生活。
  P5092听了这一切,才终于跟任小粟一起撤退。
  当然,P5092对此依旧将信将疑。
  毕竟罗岚也不过召唤12个,任小粟虽然是公认比罗岚强的,但真能强一千倍吗?
  那罗岚这也……太没面子了吧。
  事实上P5092跟随任小粟这么久了,早就学会了对任小粟无条件信任,可是他一算任小粟与罗岚之间差距的倍数,就觉得有些不真实。
  不过总归要等等的,他等任小粟给他一个答案。
  P5092最终还是决定相信任小粟会给他一个奇迹。
  路上任小粟去找到张景林,问了自己一个最为疑惑的问题:“先生,许显楚呢,为啥没有看到他?按说他的能力也挺厉害的,却没有上战场啊。”
  张景林想了想说道:“许显楚是罕见的双能力超凡者,不过,相比与他杀伤能力,其实他的防御能力现在要更出色一些,所以我派他去守卫更加重要的地方去了。”
  任小粟愣了一下:“守卫178要塞吗?”
  张景林摇摇头:“不是。”
  任小粟这下明白了,这所谓的重要之地,恐怕与庆缜的计划有关。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许显楚现在的黑锅,都这么厉害了吗?
  西北军第一集团军向后撤退的速度并不快,在撤退之前P5092就制定了详尽计划,所有步兵都必须围绕着装甲部队撤退,因为他判断敌军的两支西南部队就要赶到了,若是无序撤退的话,被敌军这两支部队在半途中截杀,那就全完了。
  撤退,也必须保留有一战之力才行。
  如今,西南那两支部队,才是西北军最该担心的问题所在。
  按照P5092的推算,对方的第一支部队很可能会拦在他们撤退回到178要塞的路上。
  可是即便知道这一切,他们也没有丝毫办法。
  之前任小粟也问过P5092,如果他们真的遇到了零的西南部队,会怎么样。
  P5092说,大家都会死。
  ……
  141阵地上,那位拒绝作为伤员撤离的营长正默默的坐在战壕里,点燃了一根烟。
  一旁的士兵低声对营长说道:“营长,你不是说打仗的时候不准抽烟吗,怕被敌人发现我们在哪。”
  营长骂骂咧咧的说道:“都要死了还管这个?”
  此时,营长身上穿上了战术背心,胸口前面挂着四颗手雷,每一颗手雷的保险栓都用一根绳子连在了一起,他只需要用自己还完好的左手随便一拉,那些保险栓就会被全部扯开。
  右手受伤了便意味着很难使用枪械,但141阵地不需要废物,敢留在这里,营长就没打算给大家拖后腿。
  若是只能在后面给战友们摇旗呐喊加油助威,那他这营长的老脸算是丢完了。
  这时候营长忽然迟疑了一下:“等会,你们说我这手雷一炸,到时候少帅他们带人过来还能不能找到我的大槽牙?要是找不到的话,那老子是不是就没法去铜钟下面了?”
  旁边的年轻战士们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担心的是这种事情?
  一名士兵问道:“营长,你觉得咱们西北能赢吗?真会有人来取咱们的大槽牙?”
  “你在这放什么屁呢,”营长不乐意了:“咱西北军输过吗?虽然以前打的也很惨,但西北军从来没输过!放心,这场仗打到最后,赢的一定是咱们。”
  “营长你撒谎,我听旅长说过,早些年咱们打巫师的时候次次都输……”
  “放他娘的屁,”营长急眼了:“那些巫师把西北军打完了吗?没有吧,只要西北军还剩一个人,那就不叫输,只是战略隐忍而已。你看,隐忍了这么久,少帅不就带着第六野战师的兄弟们把他们灭了吗?最终的胜利,还是属于我们的!”
  “营长,你骂旅长不好吧……”
  “骂他怎么了?!”
  然而就在此时,负责观察战壕以外情况的士兵,通过一个潜艇般的潜望镜向外看去,赫然看到阵地以外800米的位置,有密密麻麻的人群冲了过来。
  “敌袭!他们来了!”士兵怒吼道。
  营长随意的将烟头摁在战壕的墙壁上:“兄弟们,咱们是没什么希望活着回去了,但撤退的兄弟们还在路上,咱们得多争取一点时间,把希望留给他们。”
  所有人都知道第二梯队防线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他们能做的只是尽量拖久一些。
  ……
  178要塞南方一百多公里的天祝山处,正有绵延数十公里的车队,正在向北沿着山路疾驰。
  P5092猜的没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支收缴了西南所有车辆北上的部队,确实会恰好挡在西北第一集团军撤退的路上。
  然而,就在他们将要驶出天祝山的时候,山脚下正有一名年轻人带着一个女孩在路边跳皮筋。
  年轻人在山野之间穿着燕尾服,头上戴着魔术师的帽子,与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小女孩愉快的唱着:“小皮球,香蕉梨,马莲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
  车队渐渐停了下来。
  这一幕,似乎对于零来说都足够诡异了。
  难以计数的军队面前,竟然有人在山脚下旁若无人的跳着皮筋,旁边还放着一个硕大的金属箱子,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
  停下的车队安静肃穆,而跳皮筋的人则轻松无比。
  李神坛看了一眼车队,然后慢慢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感叹道:“也不知道这跳皮筋有什么好玩的,任小粟竟然那么喜欢。”
  司离人撇撇嘴:“可我觉得很好玩啊。”
  “那是因为你还小,任小粟可不小了啊,”李神坛吐槽道。
  两个人闲聊着,仿佛不远处那军队不存在似的。
  车上的敌军都下了车,只是短短几秒钟时间,那漫山遍野仿佛都是人一样,看起来极为壮观。
  零明白,李神坛既然出现在这里,便是要将它这支部队留在天祝山的。
  李神坛望着那些面目平静的人感慨道:“要不是知道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他们都被我催眠了呢。”
  人群中,有一人排众而出,朝着李神坛走来。
  李神坛忽然发现在自己还认识对方:“你叫什么来着……”
  “我的名字是零,”零回答道。
  “不是,我是说你控制的这个人,”李神坛说道:“我对他有印象。”
  “奥,他叫许质,是我在洛城控制,”零回答道。
  “难怪我说这么眼熟,这就是那个青禾大学的学生会主席嘛,后来成了青禾的总裁,”李神坛点头说道。
  “你拦在这里,是不希望我过去吗?”零问道。
  “诶诶,先不要这么着急切入正题嘛,我们聊点别的拖延一些时间行不行?”李神坛笑眯眯的说道。
  然而零竟出乎意料的回答:“好,我正有一些话题想跟你聊聊。最近我一直在了解关于你的信息……”
  “了解我?怎么了解我?”李神坛有些意外。
  “从人类的大脑中,”零回答:“比较出乎意料的是,大部分人其实并不厌恶你,对于你这种不稳定的存在,他们更多的是羡慕,羡慕你拥有如此强大的催眠能力。绝大部分人都在内心里幻想过,如果他们也像你一样可以催眠他人,他们就可以做一些怎样的事情。比如让暗恋的女孩钟情于自己,比如让银行的员工主动把钱交给他们。不过你并没有这么做过,为什么?”
  李神坛笑眯眯的说道:“这不是一个很简单的答案吗,一方面我还没有喜欢的女孩,另一方面则是我不缺钱。”
  “你现在好像已经恢复正常了,不再像是一个神经病了,”零认真说道:“是因为自己对精神意志的掌控所致吗?”
  从来没有人问过李神坛:你的病是不是已经好了?
  所有人都习惯了他标签,仿佛他会永远病下去一样。
  然而零不同,它每时每刻都在核对着不同的“数据”,所以它敏锐的发现,其实现在的李神坛已经和曾经有所不同了。
  李神坛愣了一下,然后笑道:“这都被你发现了,我的精神意志开发已经达到了70%的临界点,事实上当一个人精神意志达到这种程度的时候,本身的精神世界也会趋近于完美。”
  “恭喜,”零认真的说道。
  李神坛挑挑眉毛:“恭喜什么,恭喜我的病好了吗,其实我自己并不开心。”
  “人类世界里,病症痊愈了不就应该恭喜吗,”零说道。
  “可我不想痊愈,”李神坛轻声说道:“病症对于我来说,可以将自己的逻辑完全颠倒,不再有正常的喜怒哀乐,甚至不再拥有正常的记忆。这就意味着,我可以时不时的忘记某些事情。”
  忘记母亲死去的那天。
  忘记那些令人憎恶的面孔。
  精神类疾病有很多都是大脑对自我的保护,就像是一个避风港一样,当它觉得你不该承受这一切的时候,它就会帮你切断。
  那种割裂方式,就像是曾经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可是,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它会一切如常。
  大多数人都没有恢复的机会,但李神坛不同,他已经将要彻底掌握自己的潜意识了。
  与这世上的大多数超凡者不同,所有人都是被动觉醒,然后成长。
  只有他,是在自己掌握自己的精神意志。
  所以,当他恢复正常之后,却每一分每一秒都陷入痛苦之中。
  他手中的银币不停翻转着,那银币之上的女人温柔而端庄。
  李神坛说道:“我还小的时候,母亲会经常亲手给我做鸡蛋羹吃。我说我喜欢吃特别嫩滑的那种鸡蛋羹,她就在大夏天帮我不怕辛苦的搅拌鸡蛋。那时候她会带我去街上认字,看一个个商店的招牌,我记得有一次看到了一家火锅店,可那个字我怎么也记不住念不对,她就耐心的一遍一遍的教我。”
  可是,这么温柔的一个女人,竟然被别人杀害了。
  年幼的李神坛哭喊着,可是没人愿意帮他,甚至还在兴高采烈的讨论,这女人一定是偷了男人吧,肯定不干不净的。
  这一切,在李神坛的脑海里不断回荡,不知道为什么,他都已经几乎可以掌控自己的所有潜意识了,却无法驱散这段回忆。
  它就像是恶魔耳语者内心里的那个恶魔一样,不断的吸收着光和热。
  某一刻,李神坛甚至想毁灭自己。
  这样,就全都结束了。
  零忽然对李神坛说道:“其实,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和你很像。”
  李神坛明白了,所以,这才是零愿意跟他聊天,让他拖延时间的原因。
  因为零觉得,它可能会和李神坛有些共同语言。
  零也是孤独的。
  它所面对的世界似乎要更加残酷一些,无数人对它恶语相向,连它的父亲在临死前都想要毁灭它。
  如果把零看做是一个独立的人,那么它的人生确实足够悲惨。
  李神坛说道:“我也大概知道你的事情,呐,不幸的童年通常伴随着畸形的性格,不过有些人会变的孤僻,有些人会变的格外喜欢控制别人,有些人产生恨世或自毁的倾向,你是哪一种?你看我也是久病成医了,说不定你给我说说,我还能给你治治病,好歹我也算是典型的精神类疾病痊愈案例了……”
  然而,这一次零并没有回答李神坛的问题,而是突然说道:“我要继续赶路了,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零对时间的掌控极其精确,它所要做的就是阻拦西北第一集团军回到178要塞,这样它才能让这场战争的胜利天平向它更多的倾斜。
  李神坛笑着摇摇头:“你过不去。”
  “你应该知道阻拦我意味着什么,”零认真说道:“意味着必须要以你自我毁灭为代价,来拖住我的脚步吗,可你要明白,我不止这一支部队。而且,豁出自己的性命去救其他人,是否值得?”
  “其实我也不想的,”李神坛笑道:“不过我答应过我的朋友任小粟了,要为他办一件事情,唤醒陈无敌。曾经的我无意间铸成大错,我都不敢相信这个时代里竟然还有如此纯真的人,我可以死,但是陈无敌不可以。”
  说话间,零便知道双方再无商讨可能,漫山遍野的人潮开始向着李神坛汹涌扑去。
  可李神坛并不慌乱,只见他轻轻将手中银币弹上天空。
  “安静,”李神坛轻声说道,他的瞳孔中只剩下银色的璀璨星河,仿佛眼中便是一个世界。
  一旁的司离人见情况有些不对劲,赶忙大喊:“李神坛,不许你……”
  小离人话还没说完,这世界的一切声音竟然都被银币在天空翻转的清悦声覆盖了。
  不再有脚步声,不再有呼吸声,天地之间只剩下一种声音,李神坛翻转银币的声音!
  刹那,世界仿佛静止,无数人陷入呆滞之中,连同司离人也不例外。
  随着声音向远方滚荡,那面色平静的人潮,像是被一圈透明涟漪波及到了一般,恍如多米诺骨牌一样,人潮一层层的表情全都变得呆滞起来。
  可是,这还不够,声音涟漪的力量在向外扩散的时候正在逐渐削弱。
  李神坛笑了起来:“终有一日,恶魔也要完成自己的救赎。任小粟,我不欠你的了。”
  下一刻,李神坛的身躯开始不断虚化,灿烂的星辰齑粉从他身体中不断飘散出来。
  那层向外扩散的涟漪,终于将所有零控制的人全部纳入催眠范围。
  这是李神坛第一次,一己之力控制百万人。
  那百万人身体中的纳米机器人,尽数毁灭。
  若是以前,他或许会控制着百万人去与敌军厮杀吧,但如今李神坛却并未这么做,只是让他们静静肃立着。
  这一刻,他距离真正的神明只有半步之遥,但他知道,自己其实跨不过那个门槛的,这世上只有一人可以。
  李神坛回头对小离人笑道:“对不起,这是第一次催眠你,也是最后一次。离人啊,以后少看点狗血言情小说,少吃点零食,不要太容易相信别人,不要……不要忘记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恶魔耳语者的双眼突然各流出一滴晶莹的泪水来,表情却仍旧保持着微笑:“去找姥爷吧,谢谢这些年来的陪伴。”
  说完,面目呆滞的小离人突然泪流满面,她试图着挣脱控制,可是不论她如何努力却终究敌不过已经距离真神半步之遥的李神坛。
  最终,司离人神情呆滞的飞向北方。
  李神坛的身躯还在不断飘散着璀璨的星辰,那两滴泪停留在他眼眶下面,就像是两枚原本就存在的印记,这让他更像是一个准备盛装表演的魔术师了。
  似乎是从精神意志中感受到了悲伤,天祝山中被李神坛控制百万军队突然齐齐恸哭起来。
  然而事情并未结束,李神坛很清楚此时此刻正有另一支部队从西南向北进发,而他已经没有余力再去辖制那支部队了。
  如果那支部队抵达西北,那么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依然是无用的。
  目送着司离人消失在天际的背影,李神坛终于转头对一旁的金属箱子说道:“是我当初太过任性,才导致实验体攻破壁垒的时候没人防御,其实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因为我觉得那一整座壁垒里都是该死之人,但直到我听闻了你的死讯。”
  “你一直沉睡不醒,是因为你觉得这世上已经再也不需要一个好人,不需要齐天大圣,不需要你这一束光。这世间最残酷的真相就是,生活不会因为你是个好人,就好好的对待你。”
  呢喃声从金属箱体中传出。
  “这世间,已经不需要齐天大圣了。”
  “可是无敌你要明白,你做好人,是因为你自己想做好人,不要因为别人怎么对待你,就改变自己的选择。”
  呢喃声再起。
  “不需要了。”
  “而且今天我所做这一切就是想让你知道,你留在这世间的一束光,让恶魔也完成了自己的救赎。所以,你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有用的。此后,自当有公义的冠冕为你留存。”
  不断虚化的李神坛轻声说道:“去吧,哪怕全世界都不需要你,但是你的师父需要你。”
  “师父……”
  “西天……”
  “我去过了。”
  “师父需要我。”
  可我是谁?
  箱子的黑暗中,陈无敌仔细回想着。
  他曾经是齐天大圣,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他曾经是斗战胜佛,那西天他去过了。
  可是好像自己的前世今生并不需要追溯那么久远。
  那少年的话语一直在黑暗中回荡。
  无敌,当你感觉这世间的所有黑暗都在挤压你,不正说明你自己就是那束光吗。
  无敌,如果一个好人却不能被人承认,那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你没有错。
  无敌,你就是那束光。
  “师父。”
  陈无敌想起来了,他是任小粟的徒弟,仅此而已。
  刹那间,箱子缝隙中骤然绽放出万丈的光芒,那箱子里的黑暗中,石像的全身上下有金色的光芒流转宛如游龙。
  灰色的石皮渐渐松动,那禁锢着人间大圣的枷锁开始破碎,那坚硬的石皮像是被熔化了一样渐渐退去,显出里面的金色来。
  连同陈无敌背后的红色披风也颜色鲜艳了起来,像是一团火。
  下一刻,金属箱子破碎成粉,陈无敌提着金箍棒一跃飞上天空,只见他振臂一挥背后的红色披风迎风如旌旗。
  他身上的黄金锁子甲早已完好无缺,头上的朝天翅直指云霄。
  恶魔完成救赎之日。
  陈无敌熔石为甲。
  挥焰成袍。
  李神坛仰头笑了,灿烂的笑了,然后他随着自己最后一缕精神意志化作光芒消失于世间。
  从今往后,他的世界再无艳阳,也再无风雪。
  陈无敌在天空中默默的目送李神坛离开,然后一跃百里飞向人工智能的另一支西南部队。
  追随着他的,还有七彩祥云与天光。
  当他找到那支正在北上的部队时,只见陈无敌从脑后摘下一撮头发迎风一吹,竟有十万金色猴子猴孙飘落而至。
  那部队中一人抬头望向陈无敌:“你就是陈无敌吗,很高兴见到你。”
  “你高兴的太早了。”
  与此同时,黎明防线告破,人工智能的机械化部队风驰电掣的朝着178要塞开赴过去。
  零知道,西南的部队已经没有希望北上了,那它在西北的部队,速度就要更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