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8、至暗时刻(大结局上)
  最后一天。
  178要塞里。
  所有居民都守在收音机旁边,想要听听如今的战况。
  家里没有收音机的,便全家一起凑到邻居家去,大家一起屏气凝息的等待着时不时插播的一条新闻。
  男播音员的声音很好听,可广播里的消息却总是传来噩耗。
  西北军的部队,整建制的阵亡着,有时候大家听着听着便陷入了无限的沉默之中,有时候听到某个新闻说哪个部队集体阵亡了,收音机旁边响起惊天动地的哀嚎声。
  因为他们的家人,可能就在这支阵亡的部队之中。
  178要塞的街道上是寂静的。
  一场秋雨之后天气渐渐变的有些寒冷了,大家走在路上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缩缩脖子。
  庆缜在住处看了一眼手表,距离倒计时只剩下12个小时的时间了。
  他穿好自己的白色西装,然后对罗岚、周其、许瞒说道:“走吧,该我们做事了,不要辜负了西北军的希望。”
  说完,他转身出了住处,门口已经有西北军的车辆在等着了。
  四人上车之后,车辆径直的驶向要塞以西的某个采石场。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采石场便已经戒严了,周围尽是穿着采石场工作制服的军人,悄然警惕着。
  许显楚在采石场门外等候着,等他接到庆缜之后,一言不发转身带领众人朝里面走去。
  厂房内,一名红裙女子早早就等在那里了,她便是代表庆缜与张景林谈判的人,也是整个计划的执行者。
  此时,采石场的厂房里并没有用来炸山采石的机械设备,虽然外面看起来很简陋,但里面却极其富有科技感。
  进入厂房需要换上白色的无尘服,而里面则是大量的精密仪器,还有1374名正在忙碌的科研人员。
  庆缜穿着防尘服问身边红裙女子:“一切就绪?”
  红裙女子点头:“一切就绪。”
  许显楚问庆缜:“你说这里有可能遭遇导弹袭击,所以我来守护这里,但眼瞅着并没有导弹袭击啊。”
  庆缜摇摇头也有些不解的说道:“计算王氏导弹部队射程的话,这里应该已经进入射程之内了,而且人工智能应该能分析出这里有异常,没道理不轰炸这里。我不确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定是有人付出了努力帮助了我们。”
  一旁罗岚想了想说道:“咱们这计划真的能成吗?”
  “成与不成,都要看任小粟那边能不能撑过这12个小时,”庆缜说道:“如果撑不到,那么之前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你觉得他能撑到那时候吗?”周其问道。
  罗岚摇摇头:“我不确定,但他还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
  为了这一天,西南也同样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有人在三山防线上战死,例如庆毅。
  有人为了传递消息而死,例如唐周。
  但还有太多无名之辈的马前卒,为了同一个目标,为了同一个希望而死去。
  他们曾一起陪庆缜登上银杏山,看山腰的银杏树层林尽染,他们为了庆氏的荣耀慨然赴死。
  而战争以外,还有庆氏的1374名科研人员以绝对的涉密状态工作着,没人知道他们在努力着什么,连他们的家人都不知道。
  庆缜觉得,如果计划失败,那就真的没人知道这些人曾经付出过的努力了。
  所以他们不能失败。
  ……
  撤离路径上。
  “人工智能西南部队并没有阻拦我们,”P5092有些疑惑,按照他的时间推算,其实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差不多遇见挡在前路的敌军。
  可是,此时此刻他们面前依旧是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一定是有人将敌军拦在了南方,可是P5092想不通,到底是谁有这个能力,竟然可以挡住人工智能的近千万军队?
  这时候,还是任小粟突然反应过来了:“如果真的有人挡住了零的两支西南部队,那么排除一切不可能出现的助力,计算仅剩的,那就只有李神坛了。”
  任小粟做的是排除法,因为有可能这个时候出现并帮助西北的人,只剩下李神坛了。
  当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时候,那么剩下的唯一选项,就是真相。
  之前胡说就曾说过,李神坛去做答应任小粟的事情了。
  李神坛答应的什么?李神坛答应任小粟,要用恶魔的救赎,来换取陈无敌的归来。
  所以,任小粟忽然心中有了明悟,他的徒弟陈无敌可能已经回来了!
  想到这里时他的内心便有一些激动,可是转瞬间任小粟心情又黯然了,因为他很清楚,恶魔的救赎代表着什么含义。
  之前胡说在说起李神坛的时候,神情中便有一些落寞,想来胡说也很清楚这个答案。
  “又一个朋友离开了,”任小粟突然说道。
  这时候,前方忽然有士兵高喊:“到178要塞了!”
  任小粟回头朝前方看去,赫然看到远处巍峨的要塞影子,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亲切。
  那宽阔的城墙就像巨人坚实的背脊,让人远远的看着便感觉很有安全感。
  虽然大家知道,如今仅仅是看到要塞而已,要是继续撤退的话,最起码还得六个小时才能走到。
  因为178要塞太过巍峨高大了,所以当它的轮廓出现在视野里时,彼此之间还有一段相当长的路途要走。
  可不论如何,看到178要塞便代表着看到希望。
  可还没等战士们来得及高兴呢,后方部队突然传来消息,地平线上已经出现了敌军的机械化部队,而且,敌军的步兵陆地部队恐怕也很快就要赶上来了。
  这一消息传递过来的时候,任小粟环顾四周忽然发现很多人眼中都出现了些许绝望的神情。
  明明只需要拖住九天,可偏偏这最后一天眼看着要失败了。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不可能在这种平原地形挡住敌军的,因为对方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只差一天,或者只差半天时间,他们也许就能获取最终的胜利。
  虽然大家也不知道庆缜与张司令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计划,可既然张司令说了相信庆缜,那就说明这个计划是有可行性的啊。
  然而,好像大家都已经等不到那一刻了。
  任小粟默默的伫立在人群之中,看着所有人心中希望渐渐消逝的模样,突然很想做点什么。
  这场战争打的太惨烈了。
  三山防线上,庆氏部队整建制整建制的阵亡,但庆氏战士们临死前都在想着如何再拉几个敌人垫背,他们为西北黎明防线争取到了最关键的数据与时间。
  第六野战师的战士们游击于敌人后方,就是为了再给黎明防线争取两天时间。
  黎明防线上第一梯队、第二梯队防线上将士们,前仆后继的死去,甚至受伤了也不愿意跟随第一集团军撤退。
  所有人都只是为了最后胜利的一线希望,但眼看着这个希望也要没了。
  他必须做点什么。
  他一定要做点什么。
  他要捍卫这来之不易的希望。
  P5092说道:“王蕴,帮我传达命令,第一集团军全体停止前进,就地寻找掩体准备战斗!张司令,任小粟,你们带着伤员继续前进,我留下带领他们打一场阻击战!”
  “留下来打阻击战会死的,”王蕴认真说道。
  P5092笑了笑:“那又怎么样?”
  “不用了,”坐在狼王背上的颜六元跳下来笑道:“你们继续撤退,剩下的交给我来吧。”
  所有人顿时一愣,大家没想到颜六元竟然会突然这么说。
  颜六元笑眯眯的说道:“怎么,不相信我吗,我也是半神级别的超凡者啊。”
  一旁的小玉姐紧张的抓住颜六元的胳膊:“六元,你不能再使用你的能力了,真的不能再用了,不然你会死的。”
  颜六元默默的看着小玉姐,唯有一声叹息,他最放不下的还是小玉姐,在他心里,李小玉早就是他的亲姐姐了。
  结果就在这时,狼王忽然仰天长啸。
  下一刻,狼王转身朝着敌军迎去,而狼群则缓缓跟在它的身后。
  颜六元呼喊了两声,可狼王却始终没有回头。
  只见银色的狼群奔跑起来,越跑越快,它们的毛发迎风而动,看起来极其璀璨。
  P5092冷静道:“继续撤离,不要停留!”
  忽然间,任小粟召唤出蒸汽列车来,并以全速独自驶向178要塞。
  第一集团的士兵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少帅怎么听到后方有敌情便独自走了?是在逃跑还是其他的什么情况?
  只见那蒸汽列车在荒野上卷起巨大狂风,呼啸而去。
  谁也不知道任小粟要干什么。
  王封元看着离去蒸汽列车,他诧异的看向张景林:“司令,这……”
  张景林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继续撤退路上,第一集团军内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猜测少帅为何独自离开。
  有人猜测少帅是另有计划,但178要塞那边并没有什么援兵啊,少帅就算赶到178要塞又能做什么呢。
  蒸汽列车全速行驶之中距离178要塞越来越近,那178要塞城墙上的守备士兵看到列车时,便赶紧喊道:“是少帅,赶紧开城门!”
  闸门缓缓打开,可任小粟的蒸汽列车却并未停留,直接从城门穿梭而过驶向铜钟广场。
  正巧时间到了下午3点钟整,铜钟广场上的铜钟被人敲响了3下,钟声悠扬沧桑。
  178要塞的居民里看到蒸汽列车时主动让开了街道,他们看到少帅独自坐在车头上,面色冷峻的一言不发。
  “是少帅,怎么突然自己回来了?”
  “这蒸汽列车的方向是铜钟广场,少帅去铜钟广场干什么?”
  却见蒸汽列车在铜钟广场前戛然而止,越来越多不明真相的居民在好奇之下追了过来,铜钟广场外围聚的人越来越多,万众瞩目中任小粟跳下蒸汽列车,大步流星的来到铜钟之前。
  任小粟看着铜钟说道:“之前你们问我多少岁,我说两百多岁。其实我并没有开玩笑,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今年真的已经两百多岁了。”
  “我就是001号实验体,两百多年前曾因为癌症与基因突变沉睡,我父亲是骑士创始人任禾。所以,我比你们所有人年纪都要大一些。”
  “我曾经见过人类文明最辉煌的时代,几乎人人都有饭吃,九州大地上的人们安居乐业,享受着崭新的时代。”
  “那个时代的网络发达,科技发达,似乎一切都比现在的好。”
  “如今这个时代里,很多人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电视机没有液晶的,大部分人的娱乐生活就是抱着收音机听广播。那些所谓的富人生活在我看来不值一提,大家也都没有去过更远的地方,那时候,从世界的这一端到另一端,也不过十多个小时的时间。”
  “我曾说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那是因为我觉得这个时代已经彻底腐朽了。”
  “可是,当我看到大家为了那一线希望前仆后继的死去时,我忽然意识到其实这个时代也并没有那么坏。在绝对的黑暗里,真的孕育着新的光明。”
  “我没什么太大的志向,以前总觉得自己有个小家就好了,我不愿意当西北军的少帅,未来也不想当西北军的司令。我总觉得,就我这种人哪是当司令的料啊。”
  “但如果现在有人要把这最后一线希望都夺走,那我就想问问……这铜钟之下的二十多万人类先驱,愿不愿意成为英灵跟我一起杀回去。”
  “虽然成为英灵对你们有些不公平,毕竟你们已经为西北付出了那么多,现在却要成为别人的能力附庸。而且,一旦成为英灵便有了再次死亡的可能,到了那时便是永恒的寂灭,连报纸都看不成了。”
  据罗岚所说,英灵并非永垂不朽的,一旦遭受了超过承受限度的伤害,依然会消散。
  这也是任小粟和罗岚一直以来,都对这个能力表现的很克制的原因。
  然而任小粟继续说道:“但是,我真的想让人工智能看看,什么是人类的骄傲。”
  任小粟独自伫立在铜钟广场之上默默等待着,等待着二十七万的回应。
  此时,铜钟广场外的居民也惊诧莫名的看着任小粟。
  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位少帅进了178要塞之后就突然跑到铜钟广场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大堆话。
  离得远,他们甚至不知道任小粟说了什么。
  178要塞的居民们不清楚,任小粟这到底在干什么。
  然而就在下一刻,铜钟广场的中心忽然有声音响起:“吾等愿意前往。”
  “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我们早就已经在等待着这一刻了。”
  这不再是只有任小粟能听到的声音,而是所有人能都能听到。
  一个金色的身影从中心走了出来,那是二十七万英灵中声望最高的李司令。
  然后第二个、第三个、第一千个、第一万个、第十万个……
  任小粟原本以为自己能召唤一万英灵就是极限了,然而他自己也没想到,他的极限就是没有极限。
  越来越多的金色英灵从铜钟广场走出,像是一片金色的海。
  渐渐的铜钟广场根本容纳不下了,数量庞大的英灵将居民们挤向隔壁街道。
  居民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些金色的身影到底从何而来。
  这时,突然有一个年轻面孔的英灵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性说道:“囡囡……”
  那女人呆呆的看着面前年轻军人,对方穿着西北军的制式军装看起来格外英俊,她曾不止一次在照片上见过这位英雄父亲。
  17年前,她正要去上学的时候,父亲给她塞了一颗糖,然后告诉她要出个远门。
  结果,对方这一走就是17年,再也没有回来过。
  年纪小的时候她恨过对方,可长大就不恨了,因为她的爱人也是一位西北军人。
  看着面前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女人顿时热泪盈眶,她终于知道此时此刻正在发生什么了。
  另一边,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着面前的一个青年英灵,有些疑惑的问道:“方远?”
  那叫做方远的英灵突然转头看向他,辨认了半分钟才迟疑问道:“林科?”
  四十多岁的林科突然泪流满面:“你活过来了啊,我这十七年来每天都在做梦,梦见战争开始的那一天我没有被调离哨所,梦见我和你们一起战死!”
  方远咧嘴笑道:“那你特么可够惨的啊。”
  渐渐的,所有人都明白了。
  铜钟广场中央的那位少帅,正在复活西北军过去的所有先烈!
  “西北军的先驱英烈,全都复活了。”
  “先烈们,跟着少帅来拯救178要塞了!”
  铜钟广场外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欢呼声中几乎所有人都只有一种表情,激动到极致的热泪盈眶。
  那些曾为西北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们,都活过来了。
  任小粟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仿佛重新燃烧了起来,开始沸腾。
  他转身朝178要塞外面走去,所有金色的英灵便跟在他的身后。
  有英灵在后面高声对居民喊道:“有认识魏紫路的刘旭么,告诉他,他老子活过来了正要去上阵杀敌。”
  还有英灵嘀咕着:“原本以为这小子好拿捏,结果竟然是个两百多岁的老怪物,这特么是认了个祖宗啊!”
  “那咱们现在成了英灵,等仗打完了,是不是就可揍他了?这货之前可没少恶心咱们……”
  “对,这事可别忘了!”
  任小粟没去听后面的英灵说什么,他的步伐越来越快,直至奔跑起来。
  金色的洪流便追随在他身后,一路杀向城外,迎着敌人来的方向,遥遥的便发起了冲锋。
  这是任小粟第一次使用英灵神殿的能力,第一次拥有自己的英灵,罗岚的英灵虽然身体素质有了一定增幅,但事实上增幅也很有限,只有原先的1.5倍左右,毕竟罗岚自己实力确实不怎么样。
  但任小粟不同了,他本身就比罗岚强大太多。
  英灵们感受着自己的崭新躯体,他们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这是他们从未有过的强大体验,几乎所有人的力量都有三倍的增长。
  这是一支数量为二十七万的T3部队,还全都是西北军历史上最骁勇善战的战士。
  任小粟狂奔在金色洪流的最前方,从天空中俯瞰下去,他身后的金色洪流是如此的恢宏与壮阔。
  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