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沸反盈天2
  “金鸡百花最大危局!”
  “许老板单挑养鸡场!”
  “改头换面还是改朝换代?”
  “爆影协连夜开会商讨对策!”
  在许老板酣睡时,媒体已经炒上了天,顺便把本届金鸡百花的操作再度鞭尸。
  什么三黄蛋,什么张艺某,什么冯裤子,焦点全集中在一人身上。
  媒体很认真的分析此事的未来走向:
  “改革是不能改革的,起码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批评而改。
  金鸡百花被骂了多少年,早学会了一套八风不动的做事方法。所以许老板很可能另设新奖。
  问题来了,他有没有资质设奖?
  众所周知,90年代以来受开放影响,正规非正规的奖项满天飞。仅文艺类,常设的全国性评奖就有300多项。
  以至于96年出台政策,明文规定:
  ‘只有XX部、文化部、广电、新闻出版署、文联、作协、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等单位,可以办全国性文艺评奖。’
  但实际都看得到。
  没有处罚办法,没有监管态度,只有出现受害人或争议较大时,相关部门才会出来说一句:他们违规颁奖。
  可见,管理一向宽松。
  而文件又规定:
  ‘其他部门和单位认为确有必要举办的,也可以申报’。
  所以答案很简单,只需找一家单位,比如新闻媒体,相互合作,就具备了申报资质……”
  这家报纸不知在科普,还是毛遂自荐,把规则写的非常明白。
  后果就是,当事人还没怎么样,全国的报社先激动了!
  …………
  广电。
  徐领导一脸愁容的看着许非。
  “金鸡百花是文联、影协办的,华表奖是广电、电影局办的,你现在想搞一个奖,你说从哪里来?”
  “我没肯定说自己办啊,我只希望金鸡百花好,他们改革,我自然就不办了。”
  “他们,他们……”
  徐领导要起没起来,娘的,他都不信能改革!
  新领导怕惹麻烦,许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您放心,我绝对在规则内做事,还能促进产业发展,不会让您为难。
  现在最需要关注的不是这个,而是《天下无贼》。”
  一提《天下无贼》,徐领导果然来兴致:“小许,这片子的票房到底能保证多少?能比得过《风声》么?”
  “高。”
  “还高?那《生死抉择》?”
  “高!”
  嚯!
  徐领导乐了,点着他道:“你小子别说大话啊!”
  许非也乐了:“您要知道,现在院线启动了,而《天下无贼》可是第一部院线统一上映的电影。”
  …………
  于佳佳最近发现,自己好像被许非骗了。
  七年前,《新影视》刚创刊时,自己拿两千块钱工资。七年后,《新影视》稳定发行一百万份了,自己还拿两千块钱工资!
  于是她怒气冲冲的跑进办公室,砰的一拍桌子。
  “干什么?”许非一愣。
  “涨工资!”
  “哈?”
  他挠挠头,世上居然有涨工资这种事嘛?
  “你要多少?”
  “起码翻一倍。”
  “寒碜,六千吧。”
  “真给啊?真给我就要了!”
  于佳佳变脸贼快,笑道:“我来跟你说正事的,《京城青年报》主编给我打电话,晚上约你吃饭。”
  “干什么?”
  “你说呢?你现在就是唐僧肉啊,连过路的妖精都想啃一口。”
  “哟,他们不怕得罪人?”
  “文联、影协还能管到报纸头上?各有各的山头,除非你把所有山头都得罪了,哇,那你就真牛了!”
  “那我就真死了!成,去吧。”
  “那我回话了。”
  时代传媒跟全国有影响力的媒体,都保持着良好合作,《京城青年报》最厚。因为这是许非起家时的合作媒体,还有于佳佳的关系。
  当晚某餐厅,主编第一个约到了许非。
  激动啊!
  谁不晓得这位爷在电影界的能量,差的只是个正规名头,《京城青年报》腾飞就在眼前!
  寒暄了几句,主编问:“现在有什么打算?”
  “没打算,我需要等他们做出回应。”
  “好,后发制人,有理有据!等他们回应后,我们迫于无奈,不忍见中国电影越堕越深,方登高一呼,群雄云集……”
  “你等会,等会。”
  许非赶紧打住,道:“我今天说出口,不一定做,即便做了,至少明年、后年才能成形。怎么大家都以为评奖是很容易的事儿?”
  “没有没有,只是心情过于迫切。”
  主编拍胸脯保证:“你放心,我们绝对支持你的想法。”
  你特娘知道我有啥想法?
  许非顿了顿,还是透露了一点:“华表代表政府荣誉,金鸡代表专家,百花代表观众,大学生电影节代表高校……这叫名正言顺。
  我们也得讲究名正言顺,背靠官方,代表一类群体,如此才能长久。换句话说,你觉得还有什么空子可钻?”
  “……”
  主编皱眉思索,忽地眼睛一亮:“媒体?传媒?”
  他啪的一拍大腿,“高招!”
  “不是我高招,是只剩这个空子能钻了。不过现在谈尚早,等一等。”
  “好好,等一等。”
  ……
  影协那边仍然没表态,许老师在筛选着拜访对象。
  见过《京城青年报》的第二天,《南方都市报》来访。这家的影响力就更大了,在纸质媒体中,做娱乐新闻是第一。
  所谓的“四小花旦”,便是南都评出来的。
  插一句:《新影视》《当代娱乐》不算新闻媒体,因为没有新闻采访权。
  “许总,初次见面!”
  来访者是个副主编,笑道:“我们经常采访您的剧组、旗下明星,一直想跟您当面聊聊,可惜没机会。”
  “好说,缘分不分早晚。”
  许非让小江上茶,办公室门一关,道:“来意我应该能猜到,有话请直言。”
  “呵,那好。我们听说您的宣言……”
  “等会,什么时候又成宣言了?”
  “您不知道?现在都说您发出了中国电影的前进宣言。”
  噗!
  “我可担当不起,继续继续。”
  “南都是最早开创娱乐板块的报纸之一,始终关注着中国影视业。我们每年都去金鸡百花,年年失望,恨铁不成钢!
  很奇怪,国内就不能有一个相对公正、公开,让大多数观众信服的电影奖么?
  所以我们一直在研究,正巧听到了您的发言,简直不谋而合。”
  副主编观察对方的神色,道:“我们也想设立新的电影奖,但势单力薄,十分期望能与您合作。”
  “……”
  许老师不置可否,问:“有什么想法?”
  “我们想发起一个由传媒主办的电影大奖!通过两岸三地电影人的交流,为电影文化架筑独立健康、视野开阔的平台……”
  “什么传媒?”许非接着问。
  “呃……”
  副主编有点尴尬,道:“主要是我们南都。”
  “窄了。”
  许非摇摇头,一语断定:“背靠地区化的传媒力量,即便再公正,明星再多,也不可能跻身一线奖项,更不可能长久。”
  “聆听高见。”
  “离京城太远了,你懂么?我就算找媒体合作,也是以京城的媒体为主,你们可以加入……”
  许老师不说了,再说就真河蟹了。
  (啊,是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