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三 替身
  此事严重程度与张伯谦这样等级的人物出现在中立土地上差不多了。
  虽然大秦贵族体系与永夜不同,亲王只是一种封号,不代表力量等级,但大秦亲王大多属于帝血,即使没到神将,身份地位和重要程度也可能不弱于国柱上将。再联系刚刚被炸的大秦使馆,这背后的水可就深了。
  法恩不辨喜怒地呵了一声,“他们真把这里当作法外之地了?”
  奈丽夫人额头冒出细细汗珠,硬着头皮道:“那位亲王的身份还在核实中,估计明天会有进一步消息”。
  “不用管他了。既然大秦没发公函,谁知道一个连神将都不是的无名小卒是什么身份。”
  奈丽夫人心中猛地一跳,大君这句话可是能有好几种理解方式的。
  法恩忽然又说了一句,“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一挥手,连同哈布斯一起从房间里消失。
  奈丽夫人似是陷入沉思,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方才开门离去。
  “水晶”后面就是通向幻兽森林的缓冲带,当然这片区域并不是空无一物,分散布置着许多工事和仓储类的简易建筑。这是用来抵挡兽潮的,不过最近几十年风平浪静,自由领会定期维护建筑,但是不驻扎士兵。
  在一个类似掩体的墙边,冒出三条人影。
  银发男子刚踏上地面,就立刻一个侧跳与另外两人拉开距离。
  两人中年纪略长的青年顿时恼了,“莽夫就是莽夫,连善意都分不出来。”
  银发男子一言不发。
  另一名青年抬手止住同伴的话头,看着银发男子道:“你的身形和侧脸确实很像林熙棠,原力气息也有几分意思。不过,你知不知道,他受重伤掉落了神将位阶。”
  银发男子猛然抬头,黑黝黝的眼明亮而野性,就像荒原独狼,仿佛随时会发起攻击。他面朝着两人,突然开始倒退而行,身法极为迅捷,眨眼间消失在森林边缘。
  年纪略长的青年目瞪口呆,随即气急败坏地叫道:“这人,这人怎么似块顽石,话都没听完就跑了。林侯的替身就是这种水准?殿下,现在该如何是好?”
  临江王淡淡道:“林侯就算有替身,如今形势下,也不可能神通广大地跑到这里来。听说林侯的亲卫队队长从张伯谦手里跑了,这人应该就是林无,故意如此装扮,一来应是混淆视听,试探有哪些敌人,刚才那几只老蝙蝠不就自己送上门去了,二来是放风声吧,估计他也不知道林侯的确切位置。”
  青年想了想,恍然大悟。
  临江王蓦然若有所觉,转头看向侧后方,正远远对上张伯谦的炯然目光,后者看似缓缓行来,实则两步就跨过百米距离来到近边。
  只听见张伯谦说:“殿下来此,是要和本公继续合作吗?”
  接着便是一阵气氛极为紧绷的沉默。
  临江王忽然笑了,“这次大概合作不了了。我正准备进幻兽森林,丹国公恐怕就不能成行了吧?”
  张伯谦一双凤目微微眯起,“原来是你干的。炸使馆以激怒大君重申强者禁制令,就为了阻止超限强者进幻兽森林?”
  临江王道:“真该让那些诽谤国公徒有勇力的家伙过来听听,就知道他们自己是多么有眼无珠了。”
  张伯谦道:“比不了殿下运筹帷幄于万里之外。”
  临江王默了一默,道:“本王有一事百思不得其解,怎么想丹国公都没理由插手这么深吧?”
  张伯谦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殿下乃万乘之子,不也自履绝地吗?又有什么理由?”
  临江王还没说话,旁边的青年怒了,“丹国公,你这是怎么说话的!”
  张伯谦正眼都不看他一眼,向前迈出一步,忽地一记雷音轻鸣,周围空气如被乱流扰动,出现人眼可见的扭曲、沉淀、厚重,云烟乍起。
  那青年陡然睁大眼睛,惊怒变成不可置信的惊恐,张伯谦竟然在他们面前直接张开了领域!青年一握拳,体表溢出濛濛光芒,原力漩涡开始次第点亮。
  就在此时,临江王一伸手,举重若轻地搭在青年肩上。
  就像动力塔突然失去能源,青年身上已经在运转的原力漩涡全部一暗,随即整个身体被抛起,像断了线的风筝般,晃晃悠悠朝着森林方向飞去,目测落点肯定掉进林子里去了。
  临江王衣袂鼓动,缕缕云絮在他身周缓缓旋动,并且向内侧不断挤压。他立在原地,俊美的面孔上一片宁静之色,右掌一托左肘,空间臂环启动,一把长达两米的原力枪凭空出现,横在他双手之间。
  枪体虽然尚未调整到可以出击的位置,凌然气势已然勃发,枪身盘绕一条栩栩如生的腾蛇,此刻竟然眼皮翕动两下,像是要张开眼睛。周围越来越密集的云团停顿了一刹那,正对着临江王的那边陡起乱流,将将有被吹开之势。
  张伯谦一眼认出那把长枪,饶是以他的镇定也脸色骤变,道:“你……”
  临江王双手横捧长枪,雾状白光从他脚下翻腾涌出,期间有山河社稷、乾坤地理之像。
  他少时亦有天才之名,初入战将就能修出神将级别的领域“聚落浮屠”,不过因身份贵重,辈分又高,外界很少议论他,更少见他出手。今天只看这领域气象,已是摸到了神将天关的门槛。
  绵延山河忽地拔地而起,巍巍之势冲向云团,瞬间如同暴雨前的天空,天光明灭,云气蒸腾,两道领域之力纠缠在一起。而临江王却一言不发地脱离,径自向着幻兽森林方向遁去。
  张伯谦眼中炸开漫天雷霆,举步前行。忽然他停下脚步,缓缓转头看去。
  法恩从虚空中走出,风度翩然,神情欣然,就像是好客的主人正在迎接贵宾。
  张伯谦停了片刻,才转身点头为礼,道:“法恩陛下。”他身周云团涌动了一下,然后一点点淡去,仿佛雨滴汇水,融为一体。
  “大秦的张伯谦上将,欢迎来到花都,希望此行能让您充分领略永久中立之土的美丽和好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