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六 永冻之伤
  曾经有人推测地下“冰粟谷”可能有极寒之物,但是负五十米左右环境温度就降到了可怕的永冻线,原力装置也完全不起作用。碰壁次数多了,也就没人再下去探索。
  平时很多猎人会来这片区域碰运气,特产的雪地兔行动迅若闪电,很难捕捉,但它们外形可爱,性格温驯,是各族贵女都很喜欢的小宠。
  不过,猎人们也有共识,仲夏时节绝对不能来惹它们,每到这个季节,雪地兔会变得焦躁不安,有一点点动静就炸毛,堪比荒原狼的咬合力简直是噩梦。
  艾薇看看四周,森林又恢复了平静,阳光透过枝叶缝隙投射下来,被切割成一道道淡金色光芒,朦胧恬静,有种岁月安稳的错觉。
  艾薇蹲在地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揪着手边的长草叶子,“无到哪里去了啦!怎么还不回来,这里还是很危险啊!”
  卓尔却一反常态,双手抱在脑后,靠着一棵大树假寐,“急什么,冰粟谷里没有凶兽,该出现总会出现。”
  艾薇陡然抓起一把草叶扔向他,“你什么意思!”
  卓尔蓝黑异色双瞳冰冷,“艾薇,控制你自己。仲夏夜的篝火很快就要燃起了。”
  仲夏夜的篝火点燃,宣告着狩猎正式开始。
  艾薇脸色白了白,抱住双膝,把头埋进去。
  “冰粟谷”永冻线附近,岩壁上有一个不起眼的石穴,附近冰雪覆盖,爬满根茎纠缠的蕨类植物,不走到跟前什么都发现不了。
  石穴不大,深大概两米左右,像是冰川侵蚀天然形成。
  林熙棠蜷缩在石地上,整个人闪烁着微微细碎的光芒,仔细看去,竟是身体表面凝结着一层薄薄冰霜,而冰霜下全是若隐若现的黑色火焰!
  他双眼紧闭,无法控制地微微颤抖,显是在忍受痛苦。
  突然又一阵剧烈发作,他修长的手指张开,一把抓向旁边的石壁,岩石表面瞬间蔓延出一层薄冰。而黑色的火焰仿佛重油般黏/腻地附着上去,在那已经存在万年的坚岩上侵蚀出一道焦黑痕迹。
  这是黑暗原火的伤势第一次发作。
  用鲜血点燃的,世界上最黑暗的火焰,比黑暗更黑暗,比极寒更冰冷。灵魂就像被禁锢在永冻之土,每一分每一秒都承受着冰流冲刷。躯体触碰到常温事物,犹如置入火山岩浆,就连空气都是灼烫的。
  即使现在身处所谓永冻线,对林熙棠来说,也只是环境温度的感觉稍微好一点,可是那些植物乃至石壁,摸上去仍然是热的。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忽然不知何处传来人声,传到林熙棠的意识里是模模糊糊,断断续续的。
  “……这里有人……”
  随即是刀剑出鞘和子弹上膛的声音。
  “咦……死的活的……”
  “管他……”
  “等等……看看……值钱的东西……”
  就在这时,一道悠长的高地风笛声从森林上空掠过,就像山风打击着金属哨片,主音英武有力,装饰音嘹亮高亢,仿佛可以看见集结的武士们即将执戈出发。
  仲夏夜号角,游戏开始了。
  人声变得不耐烦,“快快,搜了就走,还有气的话,杀了就是。”
  同时脚步声越来越接近。
  林熙棠的意识仍挣扎着想要摆脱永冻之土的禁锢,忽然听见一声凄厉惨叫,与此同时,他彻底清醒过来。
  地上,有个冒险者正在惨叫着打滚,他半边身体笼罩在一层黑濛濛的微茫中,下面皮甲、织物、肌体都在缓缓融解!只这么一眨眼功夫,就露出了森森白骨。
  石穴口边还站着四、五个冒险者,外貌、衣着和武器都有一种大杂烩的感觉,这也是冒险者们的常态。有人手里拿着武器,但事发太突然,所有人都呆站在原地没来得及动作。
  林熙棠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仍是覆着一层薄薄冰霜,右手肘部的冰霜不知何时消失了巴掌大小的一块,有数朵黑色火焰爬出来,火焰过去很快就再次凝结起来。
  显然地上那个冒险者刚才伸手碰了他,然后就像周围的岩壁那样,被宛若重油的黑火灼烧。
  冒险者们终于回过神来,咒骂着扑过来,有人伸手去拉自己的伙伴,有人挥刀砍向林熙棠。
  刀锋尚未碰到林熙棠,去拉自己伙伴的冒险者也发出一声悚人的惨叫,他还算警觉,一发现不对立刻后退,但手掌上已经黏了一朵黑火,慢条斯理地在食指和拇指间舔掉了一层血肉,还有往手腕上方蔓延的势头。
  那冒险者无论如何都无法熄灭这朵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黑火,不管是催发自身原力去中和,还是使劲甩动手臂,全徒劳无功,眼睁睁看着自己血肉一点点消融。扩散速度比地上他的同伴慢多了,伤口比起以往的战斗其实也不算严重,但是其中的惊恐无法用语言形容。
  小小石穴中已是一片混乱,先前一刀砍向林熙棠却没砍中的冒险者也不敢再出手,一个反身大跳回到自己同伴中,接着所有人都拿出原力枪,充能、发射。
  林熙棠勉强发动“重影回廊”,极为狼狈地躲过第一轮原力弹,他的手足关节都还僵硬着,最后一个动作慢了一步,感觉后腰上被什么东西用力擦过。
  “噗”的轻响,一颗弹头完全融化,原力法阵变成焦炭丝的原力弹掉在林熙棠脚边。
  他确实没能完全避开最后一颗子弹,可这枚倒霉的小东西也没能扛过黑暗原火,在造成伤害前就完全报废了。
  这次伤势的发作真是与众不同,林熙棠心里最后也只剩下这个评价了。
  恢复了行动能力的林熙棠绝非这几个冒险者所能抵挡,他只一个突进,堵在石穴口的冒险者就再无一人能够站立。
  林熙棠没有花时间去确认他们的死亡,也没有给那两个被灼伤的家伙再补一击。黑暗原火爆发的痕迹太过明显,在有心人眼里,怎么都不可能完全掩盖掉。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永冻线,向上方岩壁攀去,很快就走出黑岩雪地,重新踏入阔叶林。
  森林里的卓尔忽然一跃而起,转着头扫视着森林,像是在感受林风,以及随风而来的什么信息。然后他又趴下,将右耳紧紧贴上地面。
  这门辨音秘术在森林环境里不太好用,看似平静的林地,其实有无数视线捕捉不到的活动,都会对听觉造成干扰。但如果集中到一定人数,活动又有规律,落在熟悉的人耳中却会如同目见。比如撒克逊家族的战阵!
  艾薇在仲夏夜号角响起后,神情变得愈加萎靡,这时看到卓尔的脸色,不由抬起头,问:“是无吗?”
  林熙棠此刻位置是在谷地对面的那侧,并且正在离他们所在的方向越来越远。他没能在森林里休息多久,就遇到了一组血族狩猎者,然后发现一个很糟糕的情况,恐怕这组狩猎者不是独行的,周围还有伙伴。
  好像有一张大网,已经悄无声息地笼罩了冰粟谷。
  林熙棠仍处在伤势发作的最后阶段,关节会时时发麻,这严重影响到了行动能力和近战战力。他刚刚摆脱了一组狩猎者,这组带着一名狙击手,从枪型看还是中长距的狙击手。林熙棠尽量没有惊动对方,脱离了他们的搜索区。
  可这只是暂时的安稳,区域里还不知道有多少个这样的小组在逡巡。一旦惊动一方,就会像渔夫提网般,所有的线头全都缠绕上来。
  林熙棠在林中穿梭着,突然一个踉跄,右膝关节发麻,差点跪了下去。他随手扶住一棵树身,深吸口气,运转原力,以应对接下来的伤势发作。
  这时林熙棠突然吃了一惊,看见树身另一侧靠着个人,那悠闲的神态,像是在这里歇息很久了。然而在看到他之前,林熙棠居然根本没有觉察到附近有人。